谢黎珍心抖了下,她知道离别在即,内心也很纠结不舍。

  而且,她也不知道以后夜君清会如何?夜氏基地都那么危险。

  “黎珍,你放心,我什么都不做,只是抱着你。”

  夜君清轻轻的声音,带着柔和和低叹,让谢黎珍的心就这样变软了。

  她犹豫了下,然后缓缓下地,朝着夜君清的床走了过去。

  夜君清往旁边挪了下,让谢黎珍上来。

  谢黎珍上床后,夜君清便伸手将她牢牢的固定在自己怀里,更是低声一叹,似乎是满足的叹息。

  夜君清知道,他的黎珍没变,还是那个善良的她。

  这样的她,这样单纯的她,他怎么舍得给别人。

  所以他会努力活下来,哪怕回夜氏基地,他也要和一切抗争,好活着回来找她。

  他会尽力,但是如果真的没办法回来的话,他……

  想到这里,夜君清心都沉痛了起来,他抱着谢黎珍的手臂更加的收紧。

  “夜君清,你别抱这么用力,我不会跑的。”

  她是担心,他这么用力,扯动伤口,让伤口裂开。

  “没事,用的最好的药,快好了。”

  谢黎珍明白,快好了,也就意味着,他要离开了。

  他已经在五名州待了三天了,可是她却觉得时间竟然如此的慢。

  夜君清轻轻在谢黎珍耳边道:“睡吧,别乱想了,再不睡天就亮了。”

  其实靠在夜君清的怀里,谢黎珍反而能睡的安稳,因为如此近距离,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声,再不用半夜醒来过来看了。

  一夜好眠,第二天,谢黎墨带着乐乐来看夜君清。

  其实也是让夜君清跟乐乐告别,他是时候要离开了,待的越久,只会引起人的怀疑。

  乐乐并不知道他的爸爸要离开,反而高兴的跟夜君清说这说那的。

  夜君清好脾气的听着,也耐心的给乐乐讲故事。

  “爸爸,爸爸,这是我的新裙子,漂亮吗?”

  “嗯,乐乐穿什么都是最好看的。”

  “爸爸,等我长大了,你老了,我也能给你讲故事。”

  “好,乐乐最乖了,乐乐,爸爸要跟你说个事情。”

  “爸爸说,乐乐听着。”

  夜君清看着女儿单纯信任的眼睛,突然就有些说不出口,“乐乐,爸爸要出趟远门,乐乐要乖,听你妈咪的话,等爸爸回来,给你带礼物,买漂亮裙子和你爱吃的东西,好不好?”

  “我不,我不,爸爸不要走,乐乐不要漂亮裙子,不要吃的,乐乐只要爸爸,小朋友们都有爸爸,乐乐也要有爸爸……”

  乐乐固执的抓着夜君清的手,眼眶红红的。

  夜君清心里也是不好受,不顾自己的身体,将乐乐抱起来,好好哄着。

  不知为何,谢黎珍看着这一幕,都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谢黎珍要将乐乐从夜君清的怀里抱出来。

  夜君清没松手,深深的看着谢黎珍,道:“让我多抱她会。”

  因为这一次离开后,他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抱抱女儿了。

  谢黎珍嗓子哽了哽,在夜君清这样的眼神下,她没法拒绝,她只能对乐乐道:“乐乐乖,你爸爸受伤了,你不能让爸爸难过,要听话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