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拍了拍北苗宣的肩膀,“我们先出去,给你点时间准备一下。”

  说着,谢黎墨拉着云碧雪走出了书房。

  两人来到楼顶的走廊处,看着外面e国的景色,云碧雪很是感慨道:“没想到当初云家先祖用来给耶律宸治病的是冬灵虫,我还一直以为是蛊虫。”

  “我起初也这样认为,不过北苗宣说的肯定不会假,而且照片里的这种东西,跟蛊虫也不一样,几百年前,苗域就是在南玄国的势力范围内,那时候灵力充沛,或许会有这种虫花。

  而且云家先祖也就是在那个时间段存在的,手中有冬灵虫也不奇怪。”

  云碧雪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“感觉所有的事情都联系在了一起。”

 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“有些事情,不必追根究底,关键是解决办法。”

  “不错,关键是如何将这些冬灵虫都解决了,不让它控制人,毕竟夜氏的人太狠了,谁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。”

  现在,云碧雪提到夜氏,就非常的愤怒。

  “别担心,会解决的。”

  云碧雪点了点头,她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相信谢黎墨有能力解决一切事情。

  “对了,夏修帝可是千年前存在的人,可是冬灵虫是几百年前存在的东西,难道夏修帝还能跨越百年操控这些?”

  谢黎墨眸光一闪,淡淡道:“也许,冬灵虫在千年前就存在着,只不过少见而已,苗域在几百年前是苗域,也或许几千年前,只是零散的人群,总归都有起源的。”

  云碧雪觉的谢黎墨说的很有道理,其实关键还是解决办法,她不会非要追根究底的。

  北苗宣用了一两个小时,接受了这种现实,他想,谢少说的也许真的就是对的。

  苗域的人很可能为了利益为了权力,帮助了一些不该帮助的势力,用冬灵虫操控傀儡。

  毕竟,这几百年来,苗域在黑龙党的势力范围内,根本就不受重视。

  因为不被重视,而且被打压,苗域的地域越来越少,能力也逐渐下降,在这样的时候,有人背叛,也是可能的。

  只有他和一些长老,还一直坚信着,只要好好弥补几百年前的错误,就会重回辉煌。

  北苗宣叹了口气,重新见谢黎墨和云碧雪,直接道:“我是苗域的主人,这件事跟苗域有关,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。”

  云碧雪和谢黎墨对视一眼,两人都没想到,这个少年如此淳朴,他们还没开口,他就直接说帮忙的事情,这样也省了他们再费口舌。

  云碧雪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,我们已经查出来了,这种冬灵虫是夜氏控制的,而夜氏的人做事心狠手辣,还不知道以后要操控傀儡做什么事,所以我们想,能不能防范一?

  或者说,解决掉这些冬灵虫,如果可以,当然能操控这些傀儡反了夜氏是最好的。”

  北苗宣仔细听着,然后为难道:“冬灵虫是有母花的,就是孕育冬灵虫的灵花,操控者是通过操控母花,给冬灵虫传递信息的,所以我也没办法反操控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