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都能听到角落里,还有洗手间护士医生的话。

  “二十多年前,我还上小学呢,有点印象,当时我爸妈在家里讨论过这件事,但是都是捕风捉影。”

  “还是现在这个时代好,网络如此发达,有些事情,想隐瞒也隐瞒不下去。”

  “我觉得松家是有冤情的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二十多年了,再次被掀出来,看看这次上面怎么镇压吧!”

  “林大夫,你也觉得,跟上面有关?”

  “这事还是不要乱说,不过松家人都很好。”

  “我记得,松家大小姐哪怕成为咱们黑龙党主母,依然温婉和善,松家大少爷当时还是国民少爷呢!”

  “哎,我跟松家大少爷也算是认识吧,当初我在医院被病患家属难为,还是他看到了帮我解围,可惜……”

  “真希望早点找出凶手,替松家讨回公道!”

  ……

  云碧露听着这些,都怔愣了,她用手指轻轻戳了戳皇逸泽,“她们讨论的松家,是你舅舅家?”

  皇逸泽正仔细听着这些八卦,以前他并不喜欢听这些。

  可如今他发现,通过听这些八卦,他还能了解很多他不曾知道的一些事情。

  他看到云碧露疑惑的神色,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嗯,是我舅舅家,我母亲的娘家!”

  曝光松家的事情,他没跟云碧露说,怕她跟着忧心,本来北苗宣的事情就足够让她操心了。

  云碧露想说什么,犹豫了下,然后起身,拉着皇逸泽进了旁边单独的休息室。

  “皇逸泽,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

  皇逸泽知道云碧露问的是松家的事情,他点头,“嗯,这件事确实是我做的。”

  云碧露将饭盒放在一边,使劲抓着皇逸泽的手,“你这样做,你父亲会不会知道,他会不会对你不利?”

  之前皇逸泽给她讲过他外公家还有他母亲的一些事情,可她以为,他会背后查找证据。

  可如今,他就这样在新闻和网上爆出来,会引起皇鸣林的不满,说不定还会有危险等着皇逸泽呢。

  皇逸泽眼底掠过一丝凉光,目露危险,“他既然能联合外部势力,对苗域出手,就是在打我的脸,还试图要让你对我产生芥蒂,我总要回他点什么。”

  云碧露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终究没说。

  但她心里是明白的,皇逸泽和他父亲的关系已经有点水火不容了,或许没法缓和了吧!

  云碧露主动靠近皇逸泽,抱住他的腰,“皇逸泽,无论他们对你怎样,你都别难过,你还有我。”

  在这种时候,云碧露最后这句话,带给皇逸泽的不只是温暖这样简单,也为他撑起了一片蓝天。

  “是呀,至少我还有你,精神世界并不是贫瘠的。”

  云碧露听着皇逸泽心口的心跳声,道:“你要想,你比你父亲强多了,他这样无情无义下去,只会众叛亲离。”

  “嗯。”和自己父亲走到这一步,皇逸泽也是伤感的。

  只是皇鸣林一次次让他心寒,他也不会再留情面。

  “皇逸泽,还好你没有像你父亲那样,毫无感情可言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