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无影郑重的点头,“确实有关,这是当年鬼谷先祖、颜姬、谢氏先祖共同创立的阵法,或许只有我们三人才能找到其中的阵眼。”

  谢黎墨绝艳清贵的站着,任由清风吹拂着他的衣服,仿佛要随风飘散一样。

  云碧雪心一急,一把抓住谢黎墨。

  谢黎墨安抚的看了眼云碧雪,然后盯着阵法道:“这其中应该有三个阵眼,我们每人只能找对对应的一个阵眼,三个阵眼同时启动,应该能打开一个开关。”

  司无影点头,“我记得以前,我鬼迷心窍的时候,要求你们梨伯父告诉我,启用暗兵的方法,那时候因为你母亲没了,我也不在乎这个世界会怎样。

  那时候,你们梨伯父说不知道,什么都不说……其实如今想来,答案都在心中脑海中。

  以前师父教导我们,不偏不向的,只不过那时候心中黑暗,所以看不清一切。

  如今心中一片清明,自然能揣摩出以前师父每一句话的含义。”

  云碧雪认真的听着。

  司无影简单的说了下上一任鬼谷谷主的话。

  云碧雪恍然,“也就是说,我们根据自己的第一感觉来寻找阵眼,可是找不到怎么办?这阵法很大,而且看起来就如此复杂。”

  司无影叹了口气道:“也许,只能一直试下去了。”

  云碧雪坐在石头上,托着腮看着前方,“一直试,只能很累。”

  谢黎墨凝神沉思了下,“或许我们可以找个别的办法。”

  三个人一直静默着,都在脑海里想办法,想了好几个办法,试了试不管用。

  云碧雪突然站起身道:“我下去到阵法中间看看。”

  司无影焦急道:“碧雪,你这孩子可不能冲动,阵法里面可是变幻莫测,进去就不容易出来了。”

  谢黎墨也是一把抓住云碧雪的手腕,蹙眉轻叹道:“你不能下去,如果一定要下去看的话,我陪你。”

  司无影焦急道:“你们两个,可不能冒险。”

  谢黎墨道:“没关系的,司伯父,我懂的一些机关阵法,可以陪她一起。”

  “这可不是普通的机关阵法,就算是再精通也不行,当年你母亲玉琴还有你们梨伯父,还有我,我师父,我们都没有参透这里面的一点半点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司伯父焦急的样子,有些诧异。

  司无影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不妨告诉你们,我和你母亲的师父,之所以年纪轻轻就没了,就是有一次为了参透这个阵法,尝试进入其中。”

  “后来呢?”

  “后来我们找到他的时候,他身体已经受了重伤,后来养了两三年,就这么去了!”

  “啊!”云碧雪惊呼一声,想着,还好,还好她没冲动。

  她甚至有一种后怕,如果她将谢黎墨带进去,害了谢黎墨,可怎么办!

  三人就这样干坐着,直到天黑,三人从原路返回,想着回去想想,查查资料,第二天再来。

  晚上,谢黎墨和云碧雪吃完饭,查了会资料,便泛起困意,两人早早睡了。

  云碧雪睡梦中,恍恍惚惚进入一片白雾中,白天看到的八卦阵也在脑海里闪现出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