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玉倾到现在还记得,她伶牙俐齿,欢快活泼的样子。

  说实话,他看到她不高兴,要哭的样子时,心就跟针扎一样,总想为她抚平这一切。

  颜霜华想了想道:“我不知道,以前我不哭的。”

  “这么说,想哭时因为我了?”

  谢玉倾笑了笑,继续道:“想要我不生气,就要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  颜霜华点头。

  谢玉倾深深的锁住她的眼眸,“告诉我,是因为你阿婆的话愿意待在我身边,还是你想待在我身边?”

  “一开始是因为阿婆的话,后来是因为我想待在你身边,过节的时候,我都没回去。”

  谢玉倾神色缓和了起来,因为本就长相倾城无双,这样清浅的一个笑容,更是惊艳的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  颜霜华就这样怔怔的看着谢玉倾,回不过神来。

  谢玉倾点了点颜霜华的鼻子,“真乖。”

  顿了顿,他道:“其实我应该感谢你阿婆吧,把你送到我身边,既然你是颜族的人,我定会帮你保住你的家族。”

  颜霜华心里感动的不行,一把抱住谢玉倾,使劲的蹭,都不想撒手。

  谢玉倾无奈,任由她抱着,没想到这丫头粘起人来,还有这样一面,他甘之如饴。

  后来的几天,谢府都在张罗着提亲的事情。

  因为颜霜华的身份比较特殊,而且她的母亲跟谢玉倾的母亲也是旧识。

  谢玉倾的父母对这次提亲也非常的重视,准备的都是极好的东西。

  颜霜华和谢玉倾便继续热恋粘在一起。

  ……

  云碧雪看着谢玉倾和颜霜华相处的时光,自己哪怕是空气,是虚的,内心也感觉很甜蜜,有一种粉红泡泡到处冒的感觉。

  只是她奇怪,千年前的颜霜华性格怎么会这样简单,虽然她很聪明狡黠,但总归是有点不懂世俗。

  也许在谢府也被谢玉倾保护的很好吧。

  也不知道,后来她是因为经历了什么事情,才会变得那样痛苦和凄清。

  眼前的这个颜霜华,和她以前梦境中那个红衣妖娆却痛苦冰冷的颜霜华,无法联系在一起。

  只能说,可能后来伤的严重,性格也跟着变了。

  云碧雪深深的叹了口气,如果真就是前世今生的话,颜霜华就是千年前的她,她的心情其实挺复杂的。

  她承认,谢玉倾对颜霜华是真的好,只是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。

  ……

  提亲是谢玉倾的父母去颜族,回来后,谢玉倾的父母脸上都露出笑容,两人也算是定亲了。

  而且也选了好的日子,就等两人成亲了。

  这一天晚上,谢玉倾不在书房,颜霜华就去书房等他,她无聊的时候,在抽屉里翻出了一个木牌。

  她拿着这个木牌把玩着,觉的还有温度,特别好奇。

  谢玉倾回来的时候,看到颜霜华拿着这个木牌,脸色一变,“这个不能玩,给我。”

  “这是不是很重要的东西?”

  如果不是非常重要,谢玉倾不会这么严肃的。

  谢玉倾也不隐瞒颜霜华,“嗯,调动兵力的兵符。”

  “兵符?兵符就是这样的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