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身上是安置了窃听器,其实她在这边说话,谢黎墨都能知道

  所以她也是故意这样说,好让谢黎墨定位

  云碧雪继续开口道:“其实你就在不远处,是不是?让我去山上,无非是想整治我,并没打算将阳阳放了”

  “云碧雪,你少自聪明,你上不上山?”

  其实到现在为止,云碧雪反而轻松了,因为她知道,诱饵已经出来了,接下来就是谢黎墨发挥能耐的时候了

  即使如此,对方手里也捏着一个孩子的性命,她还不敢掉以轻心,万一对方一个冲动或者一个愤怒下手了呢!

  所以云碧雪还是尽量安抚对方的情绪,按照她所说的开始往山上走

  但让云碧雪意外的是,在山上竟然还有一处庙宇,还有一处林园

  她在宁安市待过,怎么从来不知道?

  云碧雪站在林园里

  就见从林中走出五个人,最前面一个女子抱着阳阳,她身后跟着四个保镖

  “哈哈,云碧雪,没想到吧,我们又见面了”

  云碧雪看着最前面的女子,冷燃道:“姜静姗,我早猜出是你了”

  姜静姗一只手扣在昏睡中阳阳的脖颈上,对云碧雪猖狂的道:“哼,你看出来又如何,现在还不是落在我手中”

  云碧雪无所谓的道:“就算是站在这里,我也是自由的,你到底想如何?难道就为了那天的几巴掌出气?”

  姜静姗恨意深深的道:“云碧雪,我早就厌恶你了,咱们的仇要从最早开始算,就是因为你,我姜家在宁安市安排的很多附属家族都被连根拔起,就连我一手掌管的星缘钻石珠宝店,都因为你全部关闭”

  云碧雪淡漠道:“姜静姗,你那是技不如人,是你们先挑衅我,若不是挑衅我,我会管的到你们身上?”

  星缘珠宝店被关,她知道是谢黎墨的杰,无非是为了给她出口气

  但她内心觉得挺爽挺开心的,毕竟星缘珠宝店是姜家和徐家联合开的,本身就是敌对的势力,她自然也不会让谢黎墨手下留情

  “星缘珠宝店的名气本来就不好,店里的员工完全是看人看衣服卖珠宝”她还记得,当时雪月集团的很多员工还拍手称快呢,说是去了店铺,那里面的员工都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,不把普通的顾客当回事

  姜静姗还不以为然,“哼,那是他们买不起,买不起珠宝,还来回挑选,我的店员没有错,我们只招待真正的顾客”

  “姜静姗,所以你的店铺名声不好,被关了,不怪任何人”云碧雪在故意东拉西扯的,就是在赢得时间

  而谢黎墨在知道具体位置后,早已经安排人绕着从后山开始往山上攀爬,好来带到这个地方

  姜静姗也不蠢,她眼中阴翳的道:“云碧雪,我不跟你废话”

  接着,她对身后的人一摆手道:“你们,去给我掌嘴,云碧雪,你敢乱动的话,心她的命”

  云碧雪从怀中瞬间抽搐一把刀来,“你们还没资格掌嘴,这刀是我自己带来的,姜静姗,你该知道,我现在动不了你,但我可以杀我自己,你说,我要是哪里受伤了,你和你的姜家会如何?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