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的言外之意,安夜轩自然是明白的。

  她只要楚菲儿人是活着的,至于他用刑各种审问,她不过问也不在意。

  而且云碧雪是想着,回头让紫尹对楚菲儿动用一次摄魂术,让她将知道的都吐露出来。

  安夜轩松了口气,只要她不误会自己就好。

  当年,他为了楚菲儿,不断的怀疑质问云碧雪,还各种伤害她。

  如今他早就看清了一切,不会再那样做了,但是他以前做的太多,生怕云碧雪不相信他。

  原来他如今是这样在乎她的感受。

  ……

  在云碧雪思念着谢黎墨,不断加强恢复身体的时候,时间就这样过去。

  这一天,云碧雪刚吃完晚饭,准备按部就班的休息,门一下子从外面打开了。

  一股凉风吹进,带着瑟瑟的冷意。

  云碧雪眯眼向门外看去,到底是谁这时候还来打扰她?不知道她饭后休息不喜被人打扰吗?

  可当她看到门口隽永如月华般颀长尊贵的身影时,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一样。

  她怔怔的看着,都不敢眨眼睛,生怕是她的幻觉。

  她已经好几次产生了幻觉,睡到半夜间,她都会无意识的在半梦半醒间,叫他的名字。

  可是醒来后,身边空荡荡的,没有他,她的心底就会大片大片的荒凉。

  云碧雪泪眼模糊,手都下意识的抓紧被角。

  “你……是你吗?”

  云碧雪的声音哽咽,眼泪控制不住酸涩的往外流。

  谢黎墨带着一身的寒气,仿佛被雪覆盖的青山,自有一番清贵。

  谢黎墨一步步的朝床边走来,眼眸泛红,身体也僵硬无比。

  可他的脚步却那样的踏实,走的很稳。

  脚步声在屋内响起,一下一下的仿佛踩在云碧雪的心口一样,让她的心跟着激荡起伏。

  谢黎墨走到床边,坐下,然后抓住云碧雪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,“阿雪,是我,我来了。”

  谢黎墨的声音很淡很轻,带着一丝的低沉和沙哑,如同羽毛拂过心尖,让人的心跟着酥麻轻颤。

  谢黎墨眼底的心疼也是那么的明显,尤其看到她这个样子,揪心的厉害。

  在来的路上,他就听那个人跟他说了详细的情况,他心疼的不行,恨不能立刻来到她身边,护着她。“这么大的人,怎么还哭。”

  谢黎墨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疼惜,伸手给她将眼角的泪痕擦去。

  云碧雪处于震惊中,终于回神后,确定是他,一把抱住他,“我想你,想你,很想你……”

  “我也想你,很想!”谢黎墨更紧的抱住云碧雪,恨不能将她揉进身体里。

  “嗯……”云碧雪身体一疼,忍不住闷哼出声。

  谢黎墨这才意识到什么,赶快松开云碧雪,检查她,“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我没事的,你别这么紧张。”

  其实就是之前掉落下来,身体骨折的厉害,现在还没完全好利索,动的厉害了,就酸疼的不行。

  但是医生也说了,她还是要适量的运动。

  谢黎墨只能紧紧握住云碧雪的手,爱恋的看着她,“阿雪,我总算看到你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