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高兴的站起来,张开手,迎着风,兴奋道:“啊,闻着空气也是新鲜的。”

  谢黎墨无奈的抱着她,护着她,将雪橇的速度调低,“慢点,你这样掉下去可怎么办?”

  一路上,谢黎墨完全跟照顾小孩子一样,但是他甘之如饴。

  云碧雪能享受到完全完全被宠溺的感觉。

  到了山顶之后,两人下来,坐在山顶处,看着下面的风景,有一种别样的感受。

 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的肩膀上,挽着他的手臂,道:“黎墨,我们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,你还这么宠着我。”

  “从你第一天要跟我在一起开始,我就告诉自己,要一直宠着你,对你好。”

  他只想守护住她的笑容。

  “你把我宠坏了。”

  “宠坏了好,只有我一个人受得了。”说着,谢黎墨给云碧雪温柔的整了整帽子和衣服。

  云碧雪突然就站起身。

  谢黎墨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云碧雪往谢黎墨从正面靠近谢黎墨,“这样抱着。”

  谢黎墨好脾气的顺着她。

  就这样,谢黎墨在后面坐着,云碧雪就坐在她怀里,一边看风景,一边说着话。

  说了许久,云碧雪还是说到了正题上,“黎墨,我想跟你说个事情。”

  谢黎墨温声在她耳边道:“好,我在听着。”

  “其实在我昏迷的时候,我看到你了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谢黎墨全身一僵,心海跟着泛起惊涛骇浪来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拨开迷雾,我跟空气一样,来到了鬼谷的医院里,你在那躺着,还有两个孩子在床边守着,房间里还有血影……

  我看你昏迷不醒,很难受,想哭,可是没有眼泪……

  我一直呼唤着你,趴在你身上,想叫醒你……

  两个孩子也在等着你醒来。

  后来你醒来了,看你没事了,我就消失了,可能睡了一觉,就醒来了……”

  听着云碧雪断断续续的这些话,谢黎墨心底升起一股恐惧,他一把紧紧的抱住云碧雪,恨不能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  就算是云碧雪穿的厚,但是谢黎墨却抱的太紧,让她有些疼,“黎墨,你怎么了?”

  谢黎墨闭着眼睛,心还不受控制的跳着,此时他是真的后怕。

  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可能,就是他差点失去了云碧雪。

  那时候,她应该是灵魂出窍的。

  就算是他觉得这些很玄乎,但是关于云碧雪的事情,他不得不信,更不敢有一丝的马虎。

  而且他昏睡的时候,之所以能醒来,也是感觉到了那一丝属于她的气息。

  只是醒来,却没看到她,反而痛苦失望。

  他在昏睡中,一开始不愿意醒来,是心口有感觉,仿佛她不在了,不在这个世界上,他也找不到她。那样的感觉,让他的心都是死的,不想醒来,也不愿意醒来,就是失去求生的感觉。

  谢黎墨眼中带着痛楚的光芒。

  他将云碧雪的身子扳过来,对着自己,“阿雪,看着我,看着我说话。”

  云碧雪怔愣的看着谢黎墨,他眼中那些痛楚的光芒,一下子刺痛了她的眼。

  “黎……黎墨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