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发现,今夜,她的思维特别的敏捷,竟然能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。

  她就这样怔怔的看着楼下街道上的那个男子。

  不知为何,她就是觉得,那红衣男子举手投足间带着说不出的妖娆和诡异,仿佛杀伐果决都在他手中掌握一样。

  就连他身上的红衣,她都觉得有些嗜血。

  他此时低下头,似乎在听一个人说什么话,让她再看不清侧脸了。

  云碧雪还想再看看,却被谢黎墨一把揽过去。

  云碧雪惊呼了一下,不过好在被谢黎墨一下子吻住,夺去了她的声音。

  只是刚刚那惊呼一半的声音,不知道传没传出去。

  谢黎墨刚刚醒来,感觉到怀里空空的,那一瞬间,他的心也跟着空了,脸色都跟着大变。

  好在,他看到了窗边的云碧雪,什么也不想想,只想抱她,吻她,爱她。

  那种惊慌惊惧的感觉,让他抱着云碧雪时,心还是痛的。

  云碧雪被谢黎墨抱着走到床边,两人直接甩在床上,谢黎墨更是压住云碧雪,和她手指相扣,深深的吻着她,夺去她所有的呼吸。

  吻如狂风暴雨一样,密密麻麻的落下来,吞噬着云碧雪所有的呼吸。

  让她只能攀附着他,就算是这样,云碧雪也能感觉到谢黎墨此时的克制和隐忍。

  “黎墨……”

  “乖,别说话……既然睡不着,就让我来爱你……”

  ……

  而站在街道上的红衣男子,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,有所感应的抬头看去,发现只看到了一扇扇的窗,什么都没有。

  他眸中光芒变幻了下,暗色更浓,周身的气息也跟着变化了。

  周围所有跟从的人,此时大气也不敢出,更不敢有所打扰。

  谁都知道,主子的脾性最是捉摸不定的。

  红衣男子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,才抬步朝着酒店内走来。

  前台的姑娘看到眼前的红衣男子,眼眸不受控制的睁大,惊艳的不行。

  红衣男子敲了敲台子,道:“将今晚入住的所有人名单调出来,给我看。”

  那姑娘听着这样美的声音,整个人都是醉的,仿佛无法思考,只能顺着男子的话,听从照办。

  “好,好的……”

  接着,所有人员的名单被打印出来。

  后面跟着的人,暗中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,不知道,主子今晚弄的是哪一出。

  主子可是从来不会这样跟陌生人费口舌的。

  今晚,主子为何耐性脾气都这么好?

  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红衣男子拿着那份名单,仔细看了眼,并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他神色微动,将纸张轻轻一捏,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,然后转身离去。

  呼啦的所有人也都跟着离去了。

  前台姑娘回过神来,才迷迷糊糊的,使劲甩了甩头,她刚刚做了什么?又碰到了什么人?

  貌似脑海里有一个红衣美男的影像闪过,但只是一瞬间,她就记不太清了。

  好诡异!

  这姑娘不由的想起大家所说的话,难道是祭祀的人来了这里?

  她想找原因,可是她们这种酒店也没有摄像头,根本无从辨别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