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抬头,一下子咬住皇逸泽的下巴,“你乱说什么呢,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离开你的。”

  在说了,她也舍不得离开皇逸泽的。

  他就一个人孤零零的,她舍不得!她想用自己的力量给他带去温暖。

  她可不想,皇逸泽再变成一个冷冰冰的杀人工具。

  她想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当然,这后面的话,她是不会说出来的,自己心里明白就好。

  皇逸泽很严肃的道:“我说过我不会负你,不会对不起你……”

  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肚子饿了,我想吃千层蛋糕了。”

  云碧露还是喜欢吃甜点的,尤其刚刚上网看新闻,不小心点进了一个甜品美食网页,全是糕点类的,光看照片,就让人嘴馋了。

  “好,我去给你做蛋糕。”

  自从知道云碧露爱吃这个,皇逸泽就自己学了手艺,只要她想吃,他就能做。

  在这别院里,没什么事,他最想做的就是宠着云碧露。

  皇逸泽刚做好蛋糕,别院外便来了一行人,跟门卫客气的道:“您好,请您通报一声,我们是来见少主的。”

  门卫拨通了内线电话。

  云碧露正看着蛋糕,高兴的要吃一块,听到内线电话,问道:“应该是内部人员打来的,接吗?”

  “这个时间段,就算是内线打来的,应该也是我父亲那边的人要见我。”

  云碧露想了想,道:“很有可能,之前,他们那边的人轮流打电话,我们关机了,没想到他们如此契而不舍。”

  说着,云碧露蹭蹭的跑到楼上,往外看,果然看到最远处大门外,停着一辆车。

  是一辆低调而奢华的车,一看就能猜到是皇鸣林那边的人。

  云碧露来到楼下跟皇逸泽一说,皇逸泽道:“晾着他们,暂时不用接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会一直等下去,等到你见他们为止?”

  皇逸泽点了点头,然后切了一块千层蛋糕,放进云碧露嘴边,道:“张口。”

  云碧露听着他的话,条件反射的张口。

  她一张口,蛋糕就放进了她嘴里,轻轻一咬,甜软的味道立马充斥了她的味蕾,感觉整颗心都化了。

  “好好吃。”

  “好吃,再吃几块,不过别吃的太多,容易撑坏胃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云碧露点头,用叉子叉着继续吃。

  吃了一半后,才反应过来刚刚再讨论什么,“真不见他们,我倒觉得可以听听他们来干什么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而且就算是他们让你做什么,你也可以面上答应,背后做你想做的事情。”

  皇逸泽看着外面,神色幽幽,面色很冷,“放心,他们不会走的,晾一晾,我再见他们,就算是走了,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对呀,反正你对外的情况就是身体还很虚弱,不适合劳累见客,晾皇鸣林也不敢有什么意见。”

  吃下一口蛋糕,云碧露继续道:“而且现在光松家的新闻就够他焦头烂额的,他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找你的事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