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上,自然免不了春色蔓延,缠绵绯色

  最后谢黎墨照顾云碧雪洗了个澡,吃完饭,又让她睡了一个回笼觉

  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,谢黎墨已经在厨房准备做午饭了

  云碧雪洗刷了下,然后进去帮忙

  这时候别墅外传来按门铃的声音

  云碧雪正在涛洗大米,听到门铃声,道:“是不是外面有人?现在这个点,会是谁来?”

  云碧雪内心疑惑,一般来说,他们家是没有客人的,要是谢五、谢六还有云冬他们,也不会按门铃,会刷脸进来的

  谢黎墨心中是有定数的,他清润道:“待会再去看看”说着,谢黎墨继续切着手中的菜

  云碧雪一看谢黎墨的神色,便有些明白过来,也不着急,该忙什么继续忙什么

  门铃不断的响着,直到两人将饭菜做的差不多了,谢黎墨才洗了洗手,看了下屋子里的影像

  云碧雪也凑过来看,看起来,门外站着五六人,“是政要部门的吧?”

  “恩”

  云碧雪撇嘴道:“看样子他们等不及了,想让你去上班,让他们等等也好,谁让以前有害你的想法”

  谢黎墨解释,“插手桂县,害我之人,已落马,这六人中,有三人是我国务部的人,即使有想法,也没落实行动”

 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话,眉心蹙了蹙,“那你还见他们?没落实行动,说明还没来得及,但他们是有害你的想法的”

  谢黎墨摇头,“你不要担心,这一个多月虽然我以休假的名义不去上班,但该做的都做了,他们几人的资料和信息我都掌握了,可以说他们的弱点都掌握在我手里”

  云碧雪温婉一笑道:“我知道,这叫分析人性,剖析出缺点,加以利用”

  眼看谢黎墨要往门边走去,云碧雪一把拉住他道:“让他们多来几次,就来一次,就让他们进门,太便宜他们了,等吧,愿意等就多等”

  谢黎墨宠溺的看着云碧雪道:“好,就听你的”其实他到门边也不是为了开门的,只是想把门铃给关了

  云碧雪带着气话道:“让他们多等几次,省的以为我们好欺负”

  “你不担心他们不再来等?”

  “不来更好,我们也用不着非当官,这样你在家还可以多陪我”

  谢黎墨刮了刮她的鼻子,“调皮”

  “好了,我们别看他们了,该吃午饭了”

  “恩”

  几个官员手里还提着礼品,等了两个时,里面也一副没人的样子,几人只能将东西交给门卫,表达自己的意思

  门卫只是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们谢少不收来历不明的东西”一句话,直接拒绝

  六个人面色很不好,却不能发,只能悻悻的提着礼品走了

  路上却在不断抱怨,“他以为自己是谁?我们亲自来请,摆什么架子”

  “有可能不在家”

  “不在家,门卫也不该对我们这个态度,真是气人”

  “现在谢黎墨已经不是刚入帝都时的那个谢黎墨,自从桂县的事情后,他在帝都民众间的声望很高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