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炎昊心里的人只有白瑶瑶,就算是现在,面对这样的“诱惑”

  他脑子里想的也是白瑶瑶。

  冬新巧泪眼婆娑的看着段炎昊,痴痴的看着,“总统先生,我不贪求别的,我说了,哪怕在总统府当一个佣人,只要能看到总统就可以了……

  我只是想伺候总统,我知道总统夫人有了身子,我可以为总统服务……”

  当然,冬新巧说的这种话,段炎昊是明白的。

  段炎昊深吸了口气,说实话,男人很多时候,确实会面对一些诱惑。

  这种诱惑和爱无关,是身体上的一些诱惑。

  美人在前,梨花带雨的,仿佛祈求他的一次恩爱。

  从生理上来说,很容易让男人心动。

  但是人之所以和动物有区别,那是因为人是有理智有感情,有责任的。

  大多时候,理性的男人,会用理智用情感来操控自己的生理。

  所以就算是冬新巧如此“费心机”,段炎昊依然神色淡淡,身体也无什么反应。

  他是个特别理性的人,而且自制力惊人。

  若非是他想要的那个人,他不会放纵自己。

  冬新巧看着总统先生有些走神,沉默,以为自己有些让他心动,“总统先生,我会很识趣的,我不要求别的,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讲,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……”

  段炎昊看着面前卑微的冬新巧,摇了摇头,“可惜不行,你能做到,我做不到,如果不是那个人,我宁愿克制自己。”

  冬新巧怔怔的看着段炎昊,不明白为什么总统会如此坚持。

  这里谁都没有的。

  她认识的大多男子,有了妻子,外面还会有情人,他们说,这是男人本性。

  可是,段炎昊的话,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。

  段炎昊淡淡道:“你是聪明人,感谢你对我的喜欢,你还年轻,应该整理好自己的心态,找个适合你的,好的男人嫁了。”

  冬新巧摇头,眼泪横流,“总统先生,是我哪里不好吗?”

  段炎昊想了想道:“因为没有爱,所以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。”

  “爱?”

  “你口口声声说爱,其实还是不懂爱的,走吧,我不追究你的责任。”

  冬新巧擦了擦眼泪,道:“我可以……可以要一个拥抱吗?”

  说着,冬新巧努力的想再靠近段炎昊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。

  当白瑶瑶看着房间的一切时,整个人完全被刺激的懵了,一股尖锐的疼痛一下子袭击到了心口。

  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也跟着褪去了,苍白的毫无血色,嘴唇哆嗦着,眼眸睁大,脚仿佛也是灌了铅一样。

  当然白瑶瑶的出现,也让房间里的两个人僵住了。

  段炎昊只觉得头嗡的一疼。

  冬新巧一瞬间,很尴尬很无措,甚至有些害怕,但转瞬,她突然就觉得,总统夫人看到了,正好。

  还是白瑶瑶率先反应过来,睁着疼痛的眼睛看着段炎昊和那个冬新巧,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段炎昊头一片空白,因为害怕恐惧,只能出声,“瑶瑶,你怎么来了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