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新巧并不知道她在极度犯蠢,完全无药可救。

  ……

  总统府

  段炎昊看所有的事情都压下去了,这才松了口气,心想,赶在白瑶瑶知道一切之前处理这件事,至少不会让她焦心。

  从酒店来到这里,他就一直站着,虽然是高压政策让下面的人来处理,但是他的精神一直是紧绷的。直到确定所有的负面新闻、消息都被删除撤销掉了,没有一句话是对白瑶瑶不好的评论,段炎昊才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  他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街景,揉了揉自己的疲惫的眉心。

  “总统先生,事情已经完全处理好了。”

  段炎昊冷厉的道:“这件事是谁做的?”

  “还未查出。”

  段炎昊眯了眯眼,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,“找出背后的那个人。”

  助理看着总统身上散发出的森然寒气,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威压迎面而来。

  若不是常年跟着总统先生,他早就腿软了。

  总统先生身上的气势,不是他们能扛得住的。

  段炎昊似想到什么,冰冷道:“查一查,迪斯酒店的监控是如何流出去的,相关负责人该处理的处理,用最严格的处理方式,就说是我的命令!”

  “是!”

  当查到和酒店监控有关的人员后,助理夏青立马带着执行令,带着专属警卫,到了迪斯酒店。

  一群人气势凛然的来到酒店,可是惊住了酒店所有人。

  这样的场面,也惊吓住了很多人。

  “抓捕执行令,所有人不得违背!”夏青冷酷的说完,摆了摆手。

  专属警卫立马快速进入,将名单上所有人都带了下来。

  “啊……为什么抓我们?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夏青看着这几个狼狈的酒店人员,冷厉道:“带走!”

  “是!”

  一群人就这样带着几个酒店的负责人这样走了。

  “啊……那可是总统身边的人,他竟然亲自带着执行令来抓人。”

  “肯定是总统的命令,带走的人,有一个可是咱们酒店的高级经理。”

  “你也就认识高级经理,还有一个是我们酒店的二老板,背后的势力不小。”

  “哼,势力不小又如何,只要总统下令,他就要乖乖就擒,我还是第一次看他们这样狼狈的样子。”

  “就算是总统下令也要有证据抓人。”

  “别忘了,迪斯酒店就是总统一手看顾建立出来的,这里可是总统说了算,酒店有内部规矩,违背规矩,就可以按照酒店规矩处理,况且……”

  “况且什么?”

  “况且,咱们酒店今天也是发声了不少事情,有人不自量力的阻拦总统夫人的人进来,还有,有人将酒店内部监控散步出去,这就足够总统下令了。”

  “那几个人不掉一层皮,是不会被放出来的。”

  ……

  夏青带着人将酒店的几个人带走,来到了专门的审讯室。

  他对着专门审讯人员道:“让他们开口,该知道的都要说出来,还有敢泄露视频,对总统夫人进行中伤的人,要记得好好的招待!”

  这个招待,夏青格外咬重了一下,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审讯人员戴上手套,点了点头,“夏助放心,我们绝对会办好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