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瑶瑶将当时在商场里,冬新巧如何故意想绊倒她的事情说了。

  段炎昊听着,心中有一种后怕,心都还在悸动,如果当时不是瑶瑶反应快的话,如果那个冬新巧将瑶瑶真的撞倒了,而瑶瑶还有身孕,这还是前三个月,一旦摔倒……

  段炎昊都不敢往下想,脸色都白了。

  他抱着白瑶瑶腰间的手也跟着用力。

  白瑶瑶没注意段炎昊的神色,陷入了回忆中,“反正当时她看我的神色不对劲,我没多想,不过好在我也是从军队出来的,身手自然不一般,她想动我,也要看看我是不是弱女子。

  我觉得很可笑,不对劲,回头就让人给查了,就知道她的身份信息了。

  去酒店找你,正好看到她,再加上昨天的事情,我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了。”

  段炎昊眼底暗光闪烁,这下子,他更不会放过冬家。

  说完后,白瑶瑶看着段炎昊没反应,抬头看他,“你……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?”

  段炎昊拉下白瑶瑶的手,“我没事,只是后怕。”

  白瑶瑶怔了下,她是知道段炎昊对自己感情的,“我就是怕你担心,才一直不告诉你的,我没那么脆弱,谁欺负我,我自己也能欺负回去,而且我也能保护自己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管家又回来了,他摸了把汗,硬着头皮道:“总统先生,那女人说,前天晚上,她是和你在酒店认识的。”

  也是因为那女人说了这句话,所以他才不敢耽搁。

  白瑶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她还真是胆子大,故意让人误会,好提升她自己,脸皮真是厚。”

  段炎昊冰冷的道:“让她滚!”

  管家听到总统的话,打了一个激灵,他在总统府这么久,还从来没听到总统先生说过这样冰冷的话,尤其一个“滚”字,表明了一切态度。

  ……

  冬新巧一直等在总统府门外,焦急的来回走动着。

  她自我感觉在总统先生心中也是有位置的,所以才想着,她来求求总统,是不是冬家就没事了。

  只是第一次,总统不知道她是谁,所以没见。

  这一次,她相信总统会见她的。

  而且她说了,那天和总统在酒店认识,那个负责传话的人看她的神色就变了。

  哼,等她有机会当上总统夫人,这些人都要对她恭恭敬敬的。

  看到总统府里有人出来,都激动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样,你们总统要见我吧?”

  “我们总统让你滚!”

  听到这句话,冬新巧笑意都僵在嘴边,“你说什么?不可能的,总统先生不会这么对我的,不会的……你说谎,说谎……”

  看着如疯子一样的冬新巧,门卫跟管家汇报,管家不耐的道:“在闹腾,让人赶远点,别影响总统府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冬新巧后来不甘心,被总统府的人架着胳膊,仍到了远处。

  可是冬新巧不死心,她没有亲耳听总统说,就是不相信。

  她都悄悄等在总统府街道外,当看到总统先生乘车出来时,她快速的上前拦住车,完全不要命一样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