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白瑶瑶窘迫的样子,段炎昊笑了,捏了捏她的手心,将她柔软纤细的手包裹在手心,牢牢的握住。

  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  白瑶瑶点头,“回家!”

  以后他们会牢牢的牵住彼此的手,恩爱的走下去。

  ……

  谢氏

  自从云碧雪将木牌放给魅心鸟后,她每日去陪魅心鸟说话,都会发现,魅心鸟身上的羽毛颜色越来越亮。

  就仿佛它从灵石木牌上在获取能量修复自己一样。

  在云碧雪的努力下,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一天,她如往常一样说话,魅心鸟扇动了下翅膀,缓缓醒了过来。

  当看到魅心鸟醒来时,云碧雪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。

  “魅心鸟,魅心鸟,你真的醒了?好了?”

  魅心鸟站起来,歪头看着云碧雪,似乎有点陌生,又似乎在辨认什么。

  云碧雪看着它这个样子,热情一下子仿佛被浇了冷水,不会吧?难道魅心鸟失忆了?

  光听说过人失忆,没听说过鸟还能失忆的。

  云碧雪张了张嘴,半晌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  她咳嗽了一声,小心的开口道:“魅心鸟,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是云碧雪,你叫我颜姬,你自己平日总是老娘老娘的自称。

  我们还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……”

  云碧雪试图说一些事情,激起魅心鸟的记忆,但是它好像依然在判断什么,很迷茫。

  云碧雪焦急不已,赶快的去找谢黎墨,将谢黎墨也拉了过来。

  “黎墨,你快看看,魅心鸟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?她怎么不记得我了?”

  谢黎墨安抚的拍了拍云碧雪的肩膀,深深的看了眼魅心鸟。

  须臾,他转头对云碧雪道:“你回去穿一件红色的裙子过来。”

  “红色的裙子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云碧雪虽然疑惑,但也乖乖的听谢黎墨的话,回去换了身红色的裙子进来。

  当她进来时,连谢黎墨都惊艳了下,内心叹了口气,心想,回头,可不能让她穿红色的裙子出去见别人。

  能将这种颜色穿出明艳脱俗的感觉来,在他心里,唯有他的阿雪。

  红色仿佛能将她所有的美都能显露出来。

  谢黎墨脑海里似乎波光闪烁,好像他梦里有时候会梦到一个红衣女子,只不过是古装装扮而已。

  魅心鸟这会激动的扇着翅膀,“颜姬,颜姬,老娘很想你,老娘想你,颜姬,老娘终于看到你了……”

  “颜姬,老娘想哭……”

  魅心鸟激动的在云碧雪身边飞着,然后用身上的羽毛蹭了蹭云碧雪的脸颊和身上。

  云碧雪咯咯的笑开了,被它弄的有些痒。

  但是她是开心的,轻轻用手抚摸鸟的羽毛,“你总算记得我了,刚刚我还以为你失忆了。”

  “老娘忘记谁也不会忘记颜姬,颜姬……”

  谢黎墨看着魅心鸟用羽毛蹭云碧雪,尤其还蹭到了胸口上,简直太碍眼。

  快进入夏天了,天气热,云碧雪就穿了一件短袖红色长裙,上面开的有点大,露出大片肌肤,在羽毛的蹭动下,视觉冲击力很大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