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对上魅心鸟变得幽红的眼眸,整个人一下子就这样晕在了床上,她好像进入了一个梦境中。

  也或许并不是什么梦境,而是魅心鸟给她传递的最真实场景。

  仿佛是魅心鸟要将脑海中的一些记忆传输给她一样。

  千年前

  因为谢玉倾和颜霜华定亲,倒是在淮南一代引起了一番轰动。

  毕竟谢玉倾也是淮南一代的第一公子,受无数人推崇。

  而颜霜华这个名字,却名不见经传,听说还是谢府的丫鬟上位。

  颜霜华在众人的眼中,完全是麻雀变凤凰的版本。

  一个谢玉倾的丫鬟不知怎么用了狐媚手段,勾搭上了谢公子,让公子还非她不可。

  谢玉倾和颜霜华的感情越来越好,但是总归也让一部分女子妒嫉。

  她们不愿意相信,谢公子不选择她们,是因为看上了他的丫鬟,那个颜霜华。

  如果谢公子选个特别好的,身份高贵的,她们可能还不会怎么样。

  她们顶多会认为是她们身份配不上谢府。

  可是现在,颜霜华的存在完全是在打脸。

  因为妒嫉,言论自然就有偏颇了。

  “这个颜霜华心机真是不少,一个丫鬟身份,要当谢府的少夫人。”

  “可不是,你没看她长那个狐媚样子。”

  “就是,娇气的不行,我看到就连她下车,谢公子也耐心的搀扶。”

  “从来没见谢公子对谁那么温柔细心过。”

  “不知道为什么谢府竟然同意这门亲事。”

  ……

  外面无论说什么,谢玉倾都让颜霜华不要在意,他一如既往的对颜霜华好,两人几乎是如胶似漆的。一****的,谢玉倾眉眼里全是对颜霜华的宠溺和纵容。

  颜霜华也越来越粘腻谢玉倾。

  “玉倾,我想吃葡萄。”

  “我让人给你带了最新鲜的葡萄。”

  “吃葡萄好麻烦,你给我剥。”

  谢玉倾无奈,但却宠溺的动手,一颗颗的剥皮,放进颜霜华的嘴里。

  颜霜华完全懒洋洋的靠在谢玉倾的怀里,吃葡萄。

  谢府的院子里,很多下人都远远的候着,不敢靠近,他们都知道,公子最宠的是未来少夫人,谁也不敢对她不敬。

  虽然外界传言这位少夫人是丫鬟上位,但他们知道,少夫人的身份背景不低。

  谢玉倾好笑的看着颜霜华这个样子,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你说你,以前要来给我当丫鬟,现在还不是我照顾你,伺候你。”

  “谁让你一开始对我这么冷漠的。”

  “好,我现在宠你是应该的。”

  ……

  时光飞速而过,有些场景模糊的转变,仿佛有空白的片段一样。

  云碧雪想看清楚,可是完全看不清,中间完全是空白的片段,是不是说明,魅心鸟的记忆也不全?

  突然场景一下子清晰了起来。

  谢府变的喜气洋洋,都张灯结彩的。

  可是颜霜华却在谢府外不远处的地方,暗中看着,泪眼婆娑,神情痛苦又凄楚。

  她的手死死的扣住墙壁,似乎在忍耐什么,因为太过用力,墙壁上都留下了血迹。

  颜霜华的手也全是血。

  她的神情太痛,整个身体都是抖动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