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不面对云碧雪的时候,脸色有些冷。

  他想着,以后不能放魅心鸟和云碧雪单独相处。

  魅心鸟很忌惮谢黎墨,正站在那里,低着头,等听到落锁的声音,才发现,它出不去。

  当然,一整天也没人给它喂饭。

  这是谢黎墨对它的惩罚,因为云碧雪就是和它待在一起的时候,哭了。

  他平日可是连她蹙眉都舍不得的,更别说哭了。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抱到茶室里,让她在那坐好。

  谢黎墨给她沏了茶,让她喝,然后切了一小块抹茶蛋糕,让她吃。

  云碧雪没什么心情,不过看谢黎墨脸色也不好,便听他的,吃了蛋糕,也喝了茶。

  垫了肚子,又喝了热茶,云碧雪感觉周身都暖了起来,似乎舒服了很多。

  谢黎墨看着她,道:“现在好多了?”

  云碧雪有些心虚,点了点头,“好,好多了。”

  谢黎墨深深的凝视着云碧雪,绝艳的眼中幽光闪烁。

  云碧雪能感觉到那强烈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她更不敢看谢黎墨了,不知为何,她就是心虚。

  谢黎墨喝了口茶,眸光一闪,道:“阿雪,看着我。”

  谢黎墨的声音很淡,却有一种让人不得不听从的感觉。

  云碧雪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向谢黎墨,当对上谢黎墨潋滟幽幽的波光时,心猛然一跳,仿佛心魂都被谢黎墨的眼眸吞去。

  “黎……墨?”

  “阿雪,告诉我,为什么哭?”

  云碧雪心尖颤了颤,抿唇不知如何开口。

  “不是说了,我们之间不隐瞒吗?你这样让我如何放心?”说着,谢黎墨伸手给云碧雪将眼角的泪痕擦去。

  云碧雪心都酥麻了,开始将谢黎墨离开后,自己睡着梦到的一切说了出来。

  谢黎墨听完后,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,“所以,你就如此伤心?”

  “我……不是,梦里的一切都太真实了,我都感同身受的,很疼。”

  谢黎墨接着她的话说,“所以你就相信魅心鸟的话,潜意识里,你是觉的我伤害了你,负了你?”

  云碧雪手捏着茶杯,被谢黎墨问的无话可说。

  不对,她摇了摇头,“不是这样的,我不是这样想的。”

  她也不知道,她现在有点乱,其实还没从那种场景中恢复到现实里来。

  她是理智的,只是她很疑惑,一时半会不明白,颜霜华和谢玉倾的问题出在哪里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不说话,深深叹了口气,“这件事从逻辑上就行不通,你可知道?”

  云碧雪眨着眼睛,一副听谢黎墨说的样子。

  谢黎墨缓缓开口道:“如果我真的是谢玉倾,我定然是很爱你的,不会伤害你,除非有人拿着我的亲人,或者你来要挟我。

  而我本身是不受威胁的人,那么,就算是面上娶别人,也是权宜之计,我定然会反击。

  我不会负你,伤你。

  就算是公主又如何,身份再高贵,若非我爱的人,一样一文不值。”

  谢黎墨的话很轻很淡,却斩钉截铁,让云碧雪都冒出星星眼,有一种崇拜的感觉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