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起来的时候,看到谢黎墨脸色不太好,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“昨晚没睡好吗?”

  谢黎墨失笑,“是你昨晚没睡好,看看你哈欠连连的样子。”

  “我不是担心母亲嘛,她不回来,我的心老是提着。”

  她早就把姬琼心当成亲生母亲来看了,所以是真担心。

  谢黎墨走过来,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发,叹了口气道:“现在父亲半夜去接母亲了,现在估计刚到姬家。”

  云碧雪一下子精神了起来,瞪大眼睛,“你快打电话,快问问他们情况怎么样。”

  谢黎墨凝神,拨打了电话,母亲的电话打不通,父亲的能打通。

  “父亲!”

  手机那端传来谢苍尧焦急的声音,“黎墨,我刚到姬家,你母亲和姬家的人都不见了。”

  谢黎墨只觉的头嗡的一响,第一反应就知道了,这是有人利用姬家,实行的阴谋。

  云碧雪也能听到手机那端的声音,脸色大变,“怎么会这样。”

  “父亲,你别急,一定要沉住心,我马上带人赶过去。”

  说着,谢黎墨挂断了电话,云碧雪也赶快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,你等我会,我全副武装。”

  谢黎墨按住云碧雪的双肩,“你听话,哪里都别去,就在家里等着。”

  云碧雪眨着眼睛,坚定的看着谢黎墨,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  谢黎墨严肃的道:“阿雪,现在要冷静下来,谢氏现在没有我父母坐镇,我也要离开,你必须留下来。”

 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如此郑重的话,点了点头,只是一把抱住他,不舍的道:“那你要早点回来,我会想你的。”

  谢黎墨温柔的拍了拍云碧雪的后背,“放心,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,记住,哪里都别去。”

  谢黎墨离开后,云碧雪就有些心神不宁的。

  大约傍晚的时候,谢黎墨才带着北苗宣,带着一部分血影来到了姬家别墅。

  谢苍尧脸色有些苍白,他实在是担心姬琼心。

  年轻的时候,他让姬琼心跟着他吃了不少苦,本以为这时候可以好好待她,却让她出了这种事情。

  谢苍尧头很乱,整个人也有些混乱。

  当他看到儿子来了,总算是有了主心骨,“姬家的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,而且这个城市监控比较少,查了一遍,什么都没有发现,如果是地道的话,什么也没有。”

  谢黎墨带着血影进去检查了一遍,整个别墅内并没有打斗的痕迹。

  只是地面上有轻微的血迹,血影卫戴着手套去摸,“谢少,这些血有些问题,能腐蚀。”

  谢黎墨眼中闪过寒光,道:“他们可能用了腐蚀性最强的药,将一部分人杀了,然后全部抹灭痕迹。”

  北苗宣在旁边听着,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,他觉的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浅了,都不知道还有这样残忍的事情。

  谢黎墨转头看向北苗宣道:“你能操控动物追踪气息吗?”

  “近距离的可以,如果再远的话,就很难追踪。”

  谢黎墨眼底寒光越来越浓,“能找多远的距离找多远。”

  他拿出母亲平日用过的手套,给北苗宣,让他透过气息追踪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