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和红衣男子对视起来,两人之间的视线有火花撞射,仿佛经历了一番刀光剑影。

  红衣男子率先开口道:“谢黎墨,还是该称呼你谢玉倾。”

  谢黎墨眼底暗光闪烁,幽幽的道:“夜氏真正背后操控着,或者我该叫你夏夜修!”

  红衣男子脸上笑意一敛,“不愧是你,依然没变,我现在的名字是夜无夏。”

  谢黎墨其实刚刚说那句话只是猜测,并不确定这个人的身份。

  但是他的回答,让谢黎墨确定了他的身份。

  夜无夏眯了眯眼,看着谢黎墨,“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来。”

  “你若是想说,自然会说。”

  谢黎墨自始至终都是淡漠的神色,让夜无夏看不出他的情绪来。

  “果然是你,依然是这样淡漠的神色,也许只有一个人能让你有情绪变化,那就是你的夫人吧!”

  谢黎墨眸光一闪,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翻涌的情绪。

  “你到底想如何?”

  “我如果想杀你的话,早就会在这周围布置好炸药,放心,这一次我不是来杀你的。”

  谢黎墨冷笑,“你隐藏的功夫是很厉害,性格变化多端,但我的人可是排查出,没有危险,才进来的,所以你杀不了我。”

  夜无夏神色一敛,深深的看着谢黎墨,突然清冷的道:“自从我记忆复苏,血脉觉醒后,我就一直在找转世的颜霜华,她应该就在你谢氏,是云碧雪。”

  谢黎墨眼眸危险的眯起,杀意腾腾,“你当如何?”

  “你果然是那么在乎她,我一直在找她,我自然是要得到她,让她留在我身边。”

  谢黎墨一掌将旁边的桌子都打碎了一个角,“不可能!”

  “我来就是要告诉你,宣战,我一定会得到她的。”

  顿了顿,红衣男子目光坚定,笑着道:“你守不住她的,只有我能给她所有的一切,为了她,我的千年大业也可以不顾,计划被破坏我也不在乎。”

  谢黎墨看他,就如同看一个疯子的眼神,“我们很相爱,你破坏不了这一切。”

  他很想当场杀了夜无夏,但是一旦开打,就是同归于尽。

  他答应过云碧雪,要回去。

  还有他的两个孩子,他不能让他们失去父亲,所以他不能暂时冲动。

  他知道,夜无夏是故意激怒他,他必须保持冷静。

  夜无夏笑了笑,眼中带着疯狂的漩涡,“我比你更爱她,如今你母亲在我手里,你说,在你母亲和她之间,你会如何抉择?”

  谢黎墨神色越来越冷,目光逼视着夜无夏,薄唇更是紧紧抿着,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情绪。

  夜无夏很满意看到谢黎墨这样的表情,眯了眯眼睛,突然带着恨意的道:“你虽然在乎她,但是不够爱,你会为了别的人,别的事情舍弃她,呵……”

  顿了顿,夜无夏继续道:“而我不会舍弃她,就算是我舍了所有人,所有夜氏的一切,我也不会舍弃她,我的第一选择是她,而你不是,所以你赢不过我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