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双手环抱站在窗前,看着远处,视线却没有聚焦,她在思考这件事。

  “咚咚!”

  “进来。”

  “少夫人,这个号码是个空号,查不到通信位置,也查不到任何消息。”

  云碧雪眉心一蹙,思索了下,“你先下去吧,查不到没什么,他们定然是有足够的准备。”

  她本来就觉得可能会查不到,只不过还是想试一试,她想将背后的人给抓了。

  还有就是她觉的,既然对方能这么说,一定会再发短信,或者再派人联系她。

  她现在首先要做足准备。

  还有她云碧雪并不傻,也过了蠢的时候,威胁对她不管用。

  她不会傻的自投罗网,既然对方的目的是她,只要没联系上她,母亲姬琼心就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  这件事,她也必须跟谢黎墨说一下。

  不能短信上说不能告诉任何人,就真不告诉。

  当她云碧雪是个傻的吗?

  不过最好还是别在电话上说,要等谢黎墨回来。

  云碧雪坐在谢黎墨曾经用的椅子上,放空自己的大脑,开始缕清整个思路。

  只要谢黎墨不在家,她都喜欢用他用过的东西,仿佛他还在身边一样。

  到傍晚的时候,有人来汇报:“少夫人,谢少回来了。”

  云碧雪听完,眼眸都亮了,顾不得佣人在说什么,直接就飞奔去门口接谢黎墨。

  可是等她看到谢黎墨一身狼狈似乎受伤的样子时,都愣了,眼眸都跟着一颤,“黎墨,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她的谢先生从来都是清贵优雅的,虽然此时穿着依然没什么问题,可是他的脸上手上都有伤痕。

  谢黎墨上前一把抱住云碧雪,紧紧的抱住,仿佛要融进身体里一样。

  云碧雪能感觉到谢黎墨的手都有些发颤,轻轻推谢黎墨,“黎墨,你怎么了?你是不是受伤了?”

  云碧雪心里担心不已,她都看不到谢黎墨的表情。

  可是她越推,谢黎墨抱的越紧,“让我抱一会。”

  听到谢黎墨带着轻叹的声音,云碧雪心尖一动,不知为何有些心疼。

  她回抱住谢黎墨,想说什么却没说。

  她想,肯定是母亲的事情让谢黎墨这样担心,她很心疼,舍不得他这样。

  如果……她想,她愿意用她自己换母亲的,只要谢黎墨别这样难过。

  而且,只要对方不是杀她,她自信自己有周旋的余地,能自保。

  可是母亲的话,她真担心母亲,怕对方对母亲不利。

  她想,谢黎墨也一样,他虽然有时候比较冷淡,但她了解她家谢先生,他最重视亲人的。

  一会后,谢黎墨依然没松开云碧雪。

  云碧雪看了看周围,血影似乎没跟着回来,还有父亲呢?

  不过还是等回屋再问一些问题吧!

  她轻轻道:“黎墨,我们先进屋,好不好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谢黎墨一把将云碧雪抱起来,抱着她往两人的独栋楼走去。

  云碧雪条件反射的抱住谢黎墨的脖颈,她看着谢黎墨的神色,总觉得不对劲。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抱进屋,放在床上,整个人也上了床。

  “黎墨,你到底怎么了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