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头很疼,拿着烫手的盒子,心怦怦的乱跳。

  就连她走路也是踉跄,仿佛脚步踩在虚空上,没有着力点。

  她心里很难受很难受,就连眼睛都是红的,仿佛滴血一样。

  她在自责,之前,那个短信,她当回事就好了。

  如果她赶快的拿自己来换母亲姬琼心,也就不会这样了。

  母亲拿她当女儿,是她不孝,是她,都是她。

  云碧雪不断的自责,也不坐车了,反而拿着盒子,踉跄的往家里走,眼泪也不断的往下流。

  好在,现在天热,她赶快擦了擦眼睛,戴上太阳镜,让路人看不出她的情绪。

  云家的死士都在暗中保护着云碧雪,没有命令,他们是不出现的。

  云碧雪走到谢氏后面的小街巷时,靠在墙壁上,整个人虚脱的蹲了下来,将盒子放在腿上,双手捂着脸,肩膀一抽一抽的。

  她在发泄着内心所有的情绪。

  很难受很难受。

  其实就在这个盒子的刺激下,云碧雪几乎毫不犹豫的决定拿她来换母亲姬琼心了。

  而且,她知道,如果自己救了母亲,去了夜氏。

  谢黎墨就不用冒险去救母亲了。

  她一个人,能救母亲和谢黎墨两个人,其实还是很划算的。

  而且,她现在觉的,如果对方是千年前的夏夜修,她或许也能周旋,保护好自己。

  云碧雪眼底也闪过浓烈的杀意,她要去夏夜修,也就是夜无夏的身边,她要靠自己杀了他。

  只有这样,夜氏才不会再伤害她身边的人。

  云碧雪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很艰难,但是心却轻松了很多。

  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不救母亲,而心有不安。

  不过若是这件事告诉谢黎墨,他肯定不会同意的。

  所以这件事,她还是要瞒着谢黎墨的。

  半晌后,云碧雪努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,将眼泪擦干净,然后拿着盒子回了家。

  云碧雪将盒子藏好后,收拾好了自己,才和谢黎墨一起吃午饭。

  谢黎墨蹙眉看着云碧雪,“你哭了?”

  云碧雪摸了摸自己的眼睛,“都让你看出来了,我是看父亲躺在那里,听说好多子弹都是在危险的位置,我就心有余悸,想着你就是在枪击中出来的,心疼,所以哭了。”

  谢黎墨没怀疑有它,给云碧雪布菜,道:“我没事,别担心我。”

  云碧雪抿了抿唇,道:“黎墨,我不能没有你,我其实不是个坚强的人,有你才坚强着。”

  谢黎墨顿了下,温柔的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发,“嗯,吃饭吧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不会出危险的。”

  看着云碧雪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谢黎墨解释道:“就如同遇到了夜无夏,我也完全可以下令,血影和他的人打起来,同归于尽,能杀了夜无夏。”

  云碧雪听到这里就紧张了起来。

  谢黎墨失笑的摇头,“我没有那么做,我很珍惜自己的性命,那一瞬间,我就在想,我还要回去见你和孩子们呢。”

  云碧雪对谢黎墨笑了笑,掩藏自己心底的情绪。

  她也会好好保住性命的,但她还要救母亲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