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分析,也想到了从雪谷中出来后,进入的那个小镇。

  好像就叫夏祠镇。

  是夜氏每年祭祀的地方,他是通过祭祀找一个人。

  如今他知道了,是通过祭祀找的她。

  云碧雪突然灵光一闪,“黎墨,你说,夏祠镇会不会就是千年前举行逆世法事的地方?”

  谢黎墨也是浓重的点了点头,“或许真的就是这样,所以夜氏的人才通过这里来寻找转世后的颜霜华。”

  谢黎墨顿了顿,开口道:“也许,我需要去一趟夏祠镇,还需要联系一下雪谷的安夜轩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说话,目光痴痴的看着他,仿佛怎么也看不够。

  虽然才分开几天,但是她就开始想他了。

  哪怕夜无夏说,千年前,颜霜华是被谢玉倾害死的,她也不相信,也不在乎。

  这就是她的谢先生,他的好,只有她内心清楚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,“阿雪,怎么了?”

  云碧雪摇头,她知道,谢黎墨现在可能还在睡眠中,并不知道现实中发生的一切。

  她不想告诉他,怕他冲破药力醒来,反而对身体不好。

  这些年,谢黎墨一直忙碌,忙着忙那的,从来就没好好休息过。

  这一次,她给他的药,他吃了,好好休息,好好睡眠,醒来,身体里所有因劳累因疲惫的伤都会修复的。

  到时候,他的精神还有身体都会变的更好。

  云碧雪感觉自己的灵魂越来越虚幻,仿佛变的透明起来。

  她往下看,看到下方几个老者的眼睛。

  “黎墨,你快看,中间施法的老者,他的眼眸是冰蓝色的,那不是跟安夜轩差不多吗?难道也是雪谷的人?”

  谢黎墨沉思了下,凝神点头,“或许,夏祠镇能跟雪谷连在一起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如果我分析的没错,千年前,逆世法事是在夏祠镇施行的,而帮助启动仪式的人是千年前雪谷的人,雪谷之人确实拥有一些禁忌强大的力量。”

  云碧雪心颤颤的,原来很多事情,都是这样串联起来的。

  也或许,从一开始和安夜轩的相识,也不是没有原因和理由的。

  云碧雪还想说什么,但是看着自己和谢黎墨的身影变的越来越透明,她只能赶快喊到:“黎墨,记住,等我,等我,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。”

  落下这样一个声音,云碧雪就消散了。

  谢黎墨也跟着消散了,再次入眠,入定。

  而云碧雪却醒了过来。

  她醒来后,看着外面的天色,已经亮了。

  门外这时候也传来敲门声。

  云碧雪擦了擦额头的汗,起身收拾了下,道:“进来吧!”

  今日给云碧雪送饭的变了一个人,看起来干练无比。

  对云碧雪也很恭敬,“姑娘,我来伺候您洗漱。”

  云碧雪愣了下,摇头道:“不必了,我不习惯别人靠近我,你先出去吧!”

  “姑娘,早饭在入餐楼的大厅,也都准备好了,主子在等您。”

  云碧雪眸光闪了闪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正好也要去问问夜无夏一些事情,或许只有他清楚。

  刚刚睡梦中所看到的,和谢黎墨的对话,她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