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知道颜霜华就是云碧雪,思索着安夜轩的话,忍不住咳嗽了一声。

  喉咙更是弥漫着血腥味。

 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,爱的人死了,这怎么可能。

  虽然是千年前,但是也足够谢黎墨受的,心跟刀割一样。

  安夜轩看着谢黎墨脸色苍白,嘴唇也白的没什么血色,问道:“你没事吧,还要继续听下去?”

  谢黎墨坚定的道: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  安夜轩无奈,“好吧,那我继续说。

  当时我是雪谷的少谷主,得知有人求到昆山,也是很好奇,尤其看到是谢玉倾,也是传奇的人物。

  我只是没想到,他对颜霜华那么痴情。

  他背着装着她的冰棺,按照我们雪谷的规矩,从昆山脚下,一步一磕头的求上来。

  但是台阶上都蜿蜒出一滩血迹,他跪在我们石门前,求雪谷的人救颜霜华。”

  谢黎墨忍不住问道:“那救了她吗?”

  安夜轩摇头,“没有,颜霜华都死了三年了,虽然在冰棺中,并没腐化,但也没法救活了。

  其实,谢玉倾也是刚找到颜霜华的冰棺,才赶快的求到雪谷来。

  虽然没法救颜霜华,但是谢玉倾依然跪着求我们雪谷帮他一次。

  我爷爷就问了他两个问题。”

  谢黎墨也好奇,“什么问题?”

  安夜轩道:“我记得,我爷爷问他,为什么要救颜霜华,谢玉倾说,伤了她的心,愿意拿自己的命来救她。

  我爷爷还问他,对颜霜华是什么感情,谢玉倾毫不犹豫的说是爱。”

  谢黎墨点了点头,嘴角轻轻一动,是的,如果是他,为了阿雪,也愿意拿命来换的,阿雪都重过他的性命。

  还有就是爱的人离开这个世界,他自然也是行尸走肉,生无可恋的。

  “我爷爷当年欠了谢氏一个人情,那一次还给谢氏,让谢玉倾寻找齐了天地至宝,以他的心头血为引,开启了一场逆天法事。

  但是谁也没想到,进行到中间的时候,夏夜修带人闯进这里,我不得不带领雪谷的人拼死守护,为爷爷和谷老们护法。

  谁也没想到,夏夜修这个夏修帝在灭国后,没死。

  所以那场面很混乱。

  夏夜修口口声声说要带走颜霜华,让谢玉倾放过颜霜华。

  但是我爷爷他们明白,谢玉倾和颜霜华才是相爱的人,而夏夜修总归是局外人。

  只有相爱的人,那场以爱为名的转世之法,才能开启的。

  夏夜修是被逆世法事的力量反噬了出去,也命丧当场……”

  听着安夜轩说这些过往,谢玉倾感慨不已,神情都有些恍恍惚惚的。

  安夜轩喝了口茶,平复了情绪,才缓缓道:“转世之后,只要转世的谢玉倾心诚,愿意好好待转世的颜霜华,她们之间依然会相遇相爱,只是这一世,他们经不起背叛和伤害。”

  谢黎墨心口猛然一颤,有一种后怕的情绪,好在,他真的没有背叛阿雪。

  好在,他没有让任何女人近的了他的身,他也经受住了任何诱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