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无论谢黎墨采取什么样的行动,夜无夏就是不放云碧雪离开。

  哪怕云碧雪再如何强调,她的心是属于谢黎墨的,夜无夏也不会听。

  “云碧雪,夜氏中心岛,还有星华州,是用千年的时间建立起的铜墙铁壁,你以为凭谢黎墨的努力,能打破吗?”

  云碧雪听着夜无夏的话,心都提了起来,“夜无夏,你休想伤害他。”

  “我不会伤害他,但他也要识趣,星华州不是他能攻击进来的。”

  云碧雪冷冷道:“夜无夏,这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铜墙铁壁,毫无破绽的地方,只要用心,就会攻破。”

  夜无夏听着云碧雪的话,反而轻轻笑开了,“那我就拭目以待。”

  他的笑容仿佛茶蘼花开,独有一番优雅和美艳,云碧雪眸光闪了闪,没再说话。

  她逃不开夜氏的,除非夜氏全部都没了。

  否则夜无夏会拿她的亲人威胁,继续让她留在夜氏。

  就算是夜无夏死了,夜氏其他人也会杀她和她的亲人来报仇。

  所以她只能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。

  每天云碧雪都在想,脑细胞都用了太多太多了。

  她还从来没这么费心思过。

 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,绕过了一个夏季,进入了秋季。

  云碧雪的肚子也凸显的比较明显。

  这一天,月圆之夜

  夜无夏兴奋的跟云碧雪道: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“我不想去。”云碧雪恹恹的,没有什么精神。

  她已经很久没见谢黎墨了,都好几个月了,她真的很想他。

  只是,她每一次得知他还安好,才能放心。

  最近她没怎么折腾,也是因为想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夜无夏看着云碧雪确实没什么精神,遂开口道:“你难道也不想知道和谢黎墨有关的事情?”

  一说起谢黎墨,云碧雪眼神才会有所波动,“你是说真的?”

  夜无夏很认真的道:“对你,我不撒谎。”

  虽然夜无夏这样说,神情也很认真,但是云碧雪内心依然是半信半疑的。

  但是能知道跟谢黎墨有关的事情,这句话对她还是有诱惑力的。

  她只能披上大的外套,缓慢的跟着也夜无夏走进一个地方。

  看着这个宏大的楼里,诡异的壁画,和布局,她心越来越沉,而且还有一阵阵风声和水流声。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前面是莲花池,虚空镜就在那里面。”

  云碧雪脚步一顿,声音陡然一高,“虚空镜?你是要带我去看虚空镜?”

  夜无夏看着云碧雪排斥的神色,转过身来,按住她的肩膀道:“云碧雪,你不能躲避,那是属于你的千年记忆,你恢复了后,就知道我是为你好,我让你在夜氏,是保护你,不让谢黎墨伤害你。”

  云碧雪冷笑连连,“夜无夏,我不需要想起千年前的一切,你无论说什么,我都只信谢黎墨。”

  如果她没有和谢黎墨经历那么多的事情,她的心或许还会动摇。

  可她和谢黎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,生死相依,感情刻骨铭心,怎么可能是别人一句话两句话所能破坏的。

  就算是有些东西很真实,她也坚定不移的相信着谢黎墨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