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玉倾失笑摇头,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你猜的差不多,确实如此,不过被我拒绝了。”

  “就是嘛,她为了权力,竟然舍弃和你的婚约,太蠢。”

  谢玉倾看着颜霜华的表情,觉的甚是可爱,“每个人的想法和追求不一样,也许她喜欢宫中的生活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宫中的生活。”

  谢玉倾如画的眉心一动,“奥?霜华不喜欢?”

  “不喜欢,宫中有什么好的,跟金色的笼子一样。”

  谢玉倾抱着颜霜华往自己的怀里按压,“你说的其实也不错。”

  颜霜华靠在谢玉倾的怀里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,“可是你为什么不开心?像是有心事的样子。”

  谢玉倾神色冷凝,抿唇不语,半晌,叹了口气道:“这个禾小姐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,禾家出来的没个心思简单的,而且手段也够狠,我担心她对你不利。”

  颜霜华惊讶的睁大眼睛,“啊?可是我也没做什么。”

  “就算是你什么都没做,以她的心思和手段未必也能安分,不过我会保护好你,别担心。”

  “可她是娘娘。”

  “就算是娘娘,手也伸不到外面来,别担心。”

  颜霜华点头,“嗯,那你也不要有心事,你心情好好的。”

  说着,颜霜华抚平谢玉倾的眉心。

  谢玉倾抓住颜霜华的手指放在唇边吻了吻,“去睡觉吧。”

  颜霜华一只手扯着谢玉倾的衣袖,“今晚要抱着。”

  谢玉倾宠你的摸了摸她的头发,他的霜华现在是越来越黏他。

  每次抱着她,真是甜蜜的折磨,不过谁让他甘之如饴。

  ……

  禾春绵回宫后,便开始主动接近皇上最宠爱的公主—夏夜娇。

  这位公主是十六岁,先皇后留下的唯一血脉,皇上对她的宠爱都超过了其他皇子。

  禾春绵也是费了很多功夫,用了很多钱,才跟这位公主慢慢认识,逐渐熟悉。

  当然,禾春绵还会从淮南弄很多好玩的新鲜的小玩具,让夏夜娇开心。

  “娘娘,您为什么要对公主那么好?”

  “你不懂,我有我的用处。”

  禾春绵每次都会在跟夏夜娇聊天中,聊到谢玉倾。

  “说起我的家乡淮南,有很多好玩的,都说那里盛产美人,谢府第一公子,可是让很多女子青睐的,……”

  每次,禾春绵都会把谢玉倾说的非常好,当然谢玉倾也确实很好。

  每次说的多,禾春绵对谢玉倾的痴迷爱恋和悔恨,都折磨着她。

  夏夜娇本来也到了快说亲的时候了,前段时间,她父皇还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,她说没有。

  可是如今,她对那个谢府第一个公子很好奇。

  她偷偷的让人带她去了一趟淮南,见到了那个谢公子,如玉如兰,倾城华贵。

 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,一举一动仿佛画中出来的一样。

  所以当皇上再问她的时候,她就说是谢府公子—谢玉倾。

  就连皇上也惊讶不已,亲自下旨让谢玉倾进宫,见一见这个让女儿倾心的人。

  接到圣旨后,谢玉倾脸色都变了,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