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夜娇看着谢玉倾优雅却疏离的样子,心里有些发酸发疼,“谢大哥,我虽然贵为公主,如今倒是羡慕你的未婚妻。”

  谢玉倾眉心一蹙,“公主?”

  夏夜娇摇了摇头,“谢大哥,不必担心什么,我只是一说。”

  当然宫廷中长大的公主,哪有真正善良一说,她在他的父皇面前,并没有真心说不嫁谢玉倾。

  只是说不该强人所难。

  皇上自然很愤怒,虽然重病,但身上的压迫力和威力依然存在,依然逼迫着谢玉倾。

  谢玉倾从宫中走出来后,脸色很冷很冷。

  禾春绵穿着华贵的宫服,故意走过,看着谢玉倾道:“玉倾哥哥,你可后悔?”

  谢玉倾目光淡漠的看着禾春绵,“一切都跟你有关。”

  “哈哈,不错,既然我得不到,颜霜华也别想得到。”

  谢玉倾没有愤怒没有不甘,只是嘲讽的看着禾春绵,仿佛她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。

  “请娘娘注意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只是淡漠的一句话,谢玉倾绕过禾春绵便往宫外走去。

  禾春绵气的全身发抖,谢玉倾越是这样淡漠平静不在乎,她越是愤怒。

  他凭什么,凭什么这样看她,“谢公子,你现在见了我可是要行李的。”

  任凭禾春绵说什么,谢玉倾都不回头,也不行礼。

  夏夜娇也赶快的追上谢玉倾,“谢大哥,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这么执着,对不起……是我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  谢玉倾看着夏夜娇无措的样子,还有那泛红的眼眸,想起了他的霜华。

  有时候,霜华也偶尔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来。

  “公主不必自责。”

  “谢大哥,那怎么办?”

  谢玉倾摇了摇头,“请公主赎罪,我还是没办法欺骗我的心,赢取公主。”

  对夏夜娇来说,谢玉倾越是如此不畏权贵,痴心不已,就越是吸引她。

  “谢大哥,我可以帮谢大哥,父皇的身体可能不太好了,我们可以演戏给父皇看。”

  谢玉倾摇了摇头,“那样对公主清誉有损,实为不妥。”

  夏夜娇咬着唇瓣,担忧的道:“可是以父皇的手段,我担心父皇会对你的未婚妻不利。”

  谢玉倾全身一僵,此时内心更加担心起眼霜华来了。

  他恍惚的离开皇宫,回了京城的宅院。

  夏夜娇在后面站着,内心很是不甘。

  禾春绵缓缓走过来,“公主的身份尊贵无比,容貌不凡,只要公主努力,没有公主得不到的。”

  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  “当然,难道谢公子这样的人物,公主真的要拱手让给别人?”

  夏夜娇目光坚定的道:“自然不能。”

  “如果他的未婚妻没了呢?或者死于意外?我想谢公子就没有所谓的婚约了吧!”禾春绵说的阴狠,笑起来也带着一股疯狂的感觉。

  夏夜娇全身颤了颤,不敢置信的看着禾春绵,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就不信公主会这么没胆量。”

  夏夜娇深吸一口气,不得不说,她将禾春绵的话都听了进去。

  当然没过多久,颜霜华真的遭到了刺客的围杀,跟她一块出来的颜族人,也都被诛杀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