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霜华就算是再厉害,杀手也太多了。

  就算是如此,她也不能将性命放在别人手中,她看了看后面的悬崖,带着一身的伤和血,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。

  “现在怎么办?她跳崖了,受了那么重的伤,这悬崖这么高,她是活不了了。”

  “派人下去看看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  ……

  颜霜华在悬崖半空中,被魅心鸟救了,将她带到了一个山洞。

  从她自己承认颜姬这一天开始,红衣和魅心鸟,就会一直伴着她了。

  颜霜华吃了魅心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山果和草药好了很多。

  一夜,她虽然在山洞处疗伤,但是也一夜没睡。

  只要一想到今晚是谢玉倾和夏夜娇的洞房花烛夜,她就疼的难受,心口如碎裂了一样,眼泪更是不断的流着。

  魅心鸟心疼颜霜华,不断的用羽毛和头发蹭她,在安慰她。

  颜霜华将眼泪抹去,摸了摸魅心鸟的羽毛,“魅心鸟,我没事,今天谢谢你,若不是你来了,我可能真的就活不了了,你从哪弄来的植物,还挺管用,我身上的伤势好了一些。”

  第二天,颜霜华好了一些,让魅心鸟带着她下山后,让它先离开。

  她暂时还不能让魅心鸟被世人知道。

  她拿着剑一步步走到谢府,被门卫阻拦,却被她强行闯入。

  “这是谁?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人!”

  “红衣美人,风华绝代!”

  “太美了,她怎么提着剑进了谢府。”

  “我怎么看这个女人有些面熟呢!”

  ……

  就连谢府的守卫都吃惊不已,这是曾经的颜姑娘?从来不知道原来她穿红衣这么美。

  因为颜霜华的硬闯,早就惊动了谢府的人,谢玉倾问询赶快来到院子中。

  当他看到颜霜华的时候,全身狠狠的一颤,“霜……霜华……你……”

  颜霜华哈哈一笑道:“谢公子,你不是要说,我怎么不在别院中,反而是在这里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要是闹你们的婚礼,就不会是今天。”

  颜霜华看着谢玉倾,眼底闪着疯狂的恨意,是的恨。

  她恨他的欺骗。

  尤其谢玉倾一身红衣,更是刺痛了她的眼睛,那样的痛。

  她心口一痛,一口血就要喷出来,可是她有她的自尊,她不能让人看到她的软弱,她将血腥给压了下去。

  “霜华,不是你想的那样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谢玉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  颜霜华拿着剑,指着谢玉倾,不让他靠近,“谢公子,我不是来找你的,我找夏夜娇。”

  说着,她大声道:“夏夜娇,你给我出来,别敢做不敢当。”

  夏夜娇本来听到有人来闹,也来到了前院中,看到还活着的颜霜华,脸色煞白,整个人一晃,差点晕倒过去。

  “夏夜娇,你派人刺杀我,好为你腾空位置,今日看到我,是不是特别的吃惊,我要为自己报仇。”

  说着,颜霜华提剑就要刺向夏夜娇。

  谢玉倾从来不知道,红衣的她如此风华绝代,仿佛不是他认识的颜霜华一样。

  他也从来不知道,颜霜华竟然还会武功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