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夜娇依然不死心,痴恋着谢玉倾,也或许是她已经疯了,疯的自以为谢玉倾依然是在乎她的。

  谢玉倾冰冷的道:“夏夜娇,都到了现在,你还喜欢这么自欺欺人,这么久以来,你在这里受的刑,还不够你清醒吗?”

  夏夜娇目光一直不离谢玉倾,疯狂的道:“可是你一直都舍不得杀我,你是在乎我的,你只不过因为我之前的欺骗,所以才这样对我的。”

  她每次都是这样自我安慰的。

  谢玉倾看着夏夜娇疯狂的样子,实在是有些厌恶。

  他现在,一想到,解幻春散的人是眼前这位,就有一种厌恶感,连他自己的身体,他都有一种厌恶感。

  “当年,你伙同你的父皇,给我下药,还真是煞费苦心。”

  谢玉倾说完这句话,看到了夏夜娇眼底波动的情绪,他若有所思,眸光越来越暗。

  谢玉倾看着夏夜娇的疯狂的痴恋神色,饶是他定力再好,也有些待不下去。

  “既然你不说,那就一直待着吧!”

  走了几步,谢玉倾开口道:“夏夜娇,你白费心机了,我谢玉倾自始至终心里的那个人都是霜华,没有别人,从来都没有你。”

  夏夜娇听着,也是受刺激了,“霜华,霜华,你眼底只有霜华,可是那天,你为了护我,伤了颜霜华那个贱人。”

  “啪……啪……”夏夜娇的脸瞬间便被执刑的人两边开打,她的脸瞬间肿的跟馒头一样。

  谢玉倾一想到那一日的场景,心口就仿佛被撕扯,疼的厉害,似乎连呼吸都疼了起来。

  那一日,霜华提着剑追来谢府,要杀夏夜娇,他阻止了。

  他确实伤了霜华,可是后来,他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他的霜华就这样被他的奶奶赶出了府,他都找不到了。

  他看着自己的手,那一日,就是这只手打在霜华的肩膀上,他不知道她身上有伤,虽然他没怎么用力,可是她依然受伤了,吐血了。

  谢玉倾的手都在颤抖着,脸上的神情落寞痛苦。

  夏夜娇看着谢玉倾这样,突然哈哈一笑,“原来,你也会有这样痛苦的样子,哈哈,谢玉倾,你不是爱颜霜华吗?可惜,你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

  谢玉倾猛然回头,目光锐利的逼视夏夜娇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意思就是颜霜华死了,她肯定早就死了。”

  “你说谎,你信不信你再说一遍,我会杀了你,当初没杀你,只是觉得杀了你,会便宜了你。”

  夏夜娇疯狂的笑着,道:“谢玉倾,你可能不知道吧?颜霜华她身上中了毒,那毒可是我们宫廷秘毒,她现在早就毒发身亡了。”

  谢玉倾听着这句话,眼前一黑,身形一晃,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  他实在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可能性,他转身进了牢内,一只手掐住夏夜娇的脖颈,“你找死!”

  夏夜娇看着眼前这张她特别爱的容貌,恨不能再靠近一些,“咳咳……你……不放开……就什么也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谢玉倾瞬间甩开夏夜娇,夏夜娇跌落在地上,撞的头昏眼花的。

  她很不愿意相信,当初那样温和如玉的一个谢大哥,为了颜霜华竟然变成这样冷酷无情的样子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