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玉倾抱着颜霜华的冰棺,将脸贴了上去,目光温柔宠溺,却带着伤痛。

  他也不怕冷,只是爱恋的吻着冰馆,“霜华,是我,我来了……”

  “霜华,别怕,我会陪着你,是生是死,我都陪着你。”

  谢玉倾说着,一滴血泪流在了冰棺上,融在了上面,带着泣血的痛。

  谢玉倾温柔的抱着冰棺,在求雪谷的一路上,他仿佛面对情人一样,抱着冰棺,还不时的说话。

  “霜华,对不起,对不起,我没有碰过别人,我爱的只有你,碰的女人只有你……”

  “霜华,你放心,我替你报了仇……”

  “霜华,我很想你很想你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,好不好?”

  “霜华,你怎能如此残忍的离开我,怎能离开我……没有了你,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霜华,就算是一命换一命,我也会救你,我们去雪谷,我会救你的……”

  “霜华,若有来世,我一定疼你宠你爱你……不会让你受一丝一毫的委屈……”

  ……

  也许是这一世,谢玉倾的痛太刻骨了,所以在转世后,作为谢黎墨,他从小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在没遇到云碧雪之前,他不近女色,不给任何女人靠近他的机会。

  也许是因为千年前的羁绊,谢黎墨在遇到云碧雪的第一次,心就有异样的触动吧。

  不过那时候他们都不会多想。

  谢玉倾和谢黎墨的经历阅历不同,所以谢黎墨无论是能力还是魅力,还是处事方式,都弥补了谢玉倾的不足之处。

  完美,是因为曾经经历过的不完美。

  ……

  谢玉倾抱着颜霜华的冰棺,一路上,都是用自己的内力保存着,让冰不化。

  来到雪谷,谢玉倾抱着冰馆,一步步的,磕头,求上雪谷。

  鲜血都弥漫在雪谷的台阶上。

  谢玉倾根本不管,他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救颜霜华,无论如何他都要救霜华。

  那是他心爱的人,如果没有了颜霜华,他整颗心也没了。

  活着,对他来说也如同行尸走肉,他必须救霜华。

  泪和血流在了台阶上。

  谢玉倾用诚信和深爱求雪谷帮忙,后来虽然不能救颜霜华,不过两人灵魂相触,雪谷弄了一场逆世法事。

  后灵魂转世,他是谢黎墨,她是云碧雪。

  谢黎墨和云碧雪注定相遇相爱。

  ……

  夜氏岛中

  夜无夏,每日都会来莲池外看虚空镜上的云碧雪。

  如今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,夜氏和谢氏也打了几个月,战争一直都在。

  谢黎墨无非就是想将云碧雪带走,可是夜无夏,是不会让人将云碧雪带走的。

  他只是没想到,云碧雪在虚空镜上待了这么久的时间。

  她还怀着身孕,也不知道身体情况如何,好在莲池有灵气,而且虚空镜本就是上古之物,天地至宝。这东西能保护云碧雪不受任何伤害。

  或者该说,云碧雪肚子里的孩子吸纳这些灵气,吸收纯净之力,将来必会不凡。

  眼看,谢氏和夜氏打的越来越厉害,都快影响其他国家了,夜无夏也很着急。

  不知道云碧雪什么时候能醒来。

  也不知道,她是不是恢复了千年前的记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