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流着泪,然后缓缓坐在地上,将脸放在手中,放纵自己的悲伤。

  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

  这样的她,如何再去面对昔日的那些人?

  她想起了她的家人,想起了谢黎墨。

  她现在心还很乱,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。

  好在,她现在在夜氏,避免和他相见。

  就算是千年前,有那样的伤痛,可是如今,她依然无法磨去心中的那些爱。

  因为爱,所以伤,她更不能让谢黎墨看到她这个样子。

  连续几日,云碧雪都恍恍惚惚没精神,肚子偶尔也会疼。

  可她已经顾不得这些,她大多时间都是看着远处的景色发呆,眼神空洞。

  夜无夏来看过她好几次,劝说无用,就连吃饭,她也是吃的很少。

  若不是为了孩子,云碧雪或许连饭都不吃的。

  天气渐冷,纷纷落落的下了一场雪。

  云碧雪一头白发,站在雪中,仿佛雪中仙人一样,跟环境融为一体了。

  ……

  谢黎墨在这么长时间内,度过了夏季、秋季,迎来了冬季。

  这段时间,他无比的思念云碧雪,却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。

  他收到了夜君清的第一手资料信息,上面也有云碧雪攻下夜氏的计划方案,还有岛中的布局图。

  这段时间,他几乎都是将思念化为力量,很少睡眠休息,一心就是想攻下夜氏的星华州。

  谢氏和夜氏的战争一直都存在着,如今都对战了几个月。

  谢黎墨偶尔也会休息睡眠,每次睡觉的时候,都会恍惚做一些梦。

  醒来后,很多东西,他都会记得不是很清楚。

  但是谢黎墨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,那就是一定要找到云碧雪,从夜氏将她救出来。

  谢黎墨看着下雪天,任由雪花落在他身上,他会想起和云碧雪在一起的所有时光,点点滴滴都汇聚成浓浓的思念。

  “阿雪,你到底在哪里?你还好吗?”

  ……

  因为云碧雪的状况越来越不好,夜无夏知道自己必须想想办法,必须救下云碧雪。

  可是想来想去,就明白,只有让云碧雪幸福才行。

  或许,能让云碧雪幸福的人只有谢黎墨。

  夜无夏想清楚后,故意让夜氏岛屿外的守卫松懈,让谢黎墨进来了。

  谢黎墨带人进来后,就是跟夜无夏的人对打了起来。

  云碧雪得知谢黎墨来岛屿了,手一个颤抖,将茶杯都摔碎了。

  她突然感觉心活了一样,跳动了起来,她身随心动,就要往外跑。

  可是看到自己一头的白发,云碧雪嘴角勾起苦涩的弧度。

  她将白发全部盘起,找来帽子戴上,然后用厚厚的大衣将身子全部盖住。

  这样,什么都看不出来,只会让人觉得她是胖了。

  云碧雪一步步的朝着谢黎墨的方向走去。

  她看到夜无夏的楼前,他和一个人正在对打,近身搏击,溅起的雪花也是纷纷落落。

  云碧雪痴痴的看着前面的谢黎墨,“黎墨……”

  听到久违的从心底思念的声音,谢黎墨全身一颤,猛然转身看过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