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无夏看着云碧雪那么痛苦的样子,突然有些恍惚,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。

  夜无夏其实最初的本意就是要让云碧雪开心,不受伤害。

  可是现在看来,他似乎错了。

  夜无夏对现实中,云碧雪和谢黎墨的感情了解的并不是很清楚,他内心深处对两人的了解,也停留在千年前的认识中。

  可是看到现在两人的神情,他是真的不理解不明白了。

  面对谢黎墨杀气腾腾的质问,夜无夏眸光一闪,也是将谢黎墨和千年前的谢玉倾相重合了。

  “呵,你问我对她做了什么,你为何不问问你自己对她做了什么?”

  谢黎墨听着夜无夏的话,眉心一拧。

  看着谢黎墨迷惑的样子,夜无夏道:“总归我没有对云碧雪做任何事情,我所做的一切,无非就是希望她能开心幸福,而不是被你伤了心,不是丢了命。”

  云碧雪轻轻抓住谢黎墨的手臂,也打断了夜无夏接下来要说的话,“不关任何人的事情,是我的问题,黎墨,你回去吧,别为了我做任何事情。”

  谢黎墨一把回握住云碧雪的手,深沉的道:“阿雪,你是我的妻子,是我的爱人,本该在我身边,你却要推开我,你可知道,我们多久没见了。”

  云碧雪心尖颤了好几下,她真的希望谢黎墨别再说了,再说的话,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她就会变的不理智的。

  这一握,谢黎墨也发现云碧雪的手很瘦,他脸色一变。

  云碧雪赶快从谢黎墨的手心将自己的手抽出来,咬了咬牙转身就要离开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,目光越来越暗,全身仿佛萦绕着一股黑暗的气息,有一种痛到极致,想发疯的感觉。

  他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住,一股强烈的忧伤和杀意弥漫在周身。

  谢黎墨转身,便朝着夜无夏攻击而去,这一次,谢黎墨的招式快、狠、猛,是真的拿出了实力来。

  夜无夏一开始还能抵抗得住,后来,不是谢黎墨的对手。

  夜无夏震惊的发现,谢黎墨的身手进步的如此之快。

  “夜无夏,这一切都跟你有关。”

  若不是夜无夏,他的阿雪根本就不会离开,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  夜无夏擦去了嘴角的血迹,不怒反笑道:“这就要问问你了,我让她恢复了千年前的记忆,她想起了关于你和她的一切事情,她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你千年前负了她,伤了她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谢黎墨眸光一闪,他负了她吗?

  谢黎墨从内心深处不愿意相信,因为他自己明白,他是有多爱云碧雪的。

  就算是千年前,谢黎墨觉得,他也是宁愿伤害自己,也不愿意伤云碧雪一丝一毫的。

  可是若那时候,是谢玉倾和颜霜华。

  他记得,云碧雪之前做梦,梦到了一些情景,她也跟他说过。

  还有,先祖谢玉倾的手札里,也确实记载过,他情伤,对不起颜霜华。

  “千年前吗?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这一世,我会宠她爱她,不会负她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