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无夏深深的看着谢黎墨,不得不说,谢黎墨跟千年前的谢玉倾还是有很大差别的。

  如果千年前的那个人也是谢黎墨,或许夏夜娇压根也靠近不了他,那些不该发生的也不会发生。

  就连皇上也威胁不了这样的谢黎墨。

  他记得,之前在夏祠镇,威胁谢黎墨,也没用。

  这个男人是强大的,内心强大,或许他唯一的弱点就是云碧雪吧!

  谢黎墨的目光一直看着房门的方向,或许都准备随时随地的冲进去。

  夜无夏淡淡道:“她来夜氏的时候,就怀孕了,如今才九个月,算是早产,如果不是夜无娇,或许不会这样,千年前,你是谢玉倾,那时候我和你商议,杀了夏夜娇,你不愿意……

  后来,就是因为这个女人,谢玉倾伤了颜霜华,也失去了她。”

  听着夜无夏不带情绪的话,谢黎墨呼吸一窒。

  他深呼吸了好几下,才缓了夏情绪,“她的头发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呵,你问怎么回事,想起了千年前的事情,再一次伤了心,黑发变白发,你说呢?”

  谢黎墨捂着心口,弯下腰,咳嗽了几声,然后站直身子,“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,以后我会好好待她,陪她宠她。”

  夜无夏神色动了动,“不得不说,你比千年前强大很多,一般人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谢黎墨危险的看了眼夜无夏,“我只是想守住她,若非你,我和她不必经历这些。”

  夜无夏也有些心虚,摸了摸鼻子,“我喜欢她,我只是想护住她,不想让她受伤而已。”

  谢黎墨转身,一拳头砸在夜无夏的身上,“你就是这样喜欢她的?你可知道,她现在生死一线。”

  谢黎墨的心都提在上面,现在还被恐惧攫住了呼吸。

  只要不确定云碧雪安好,他的心就活不过来。

  夜无夏被打的后退了几步,他闷哼了一声,“说实话,我后悔了,我不该让她接触虚空镜的,接触了虚空镜,她才恢复了千年记忆,只不过,紧跟着她头发也白了。”

  谢黎墨一把抓住夜无夏的衣领,“你说什么,你说让她接触了虚空镜?”

  夜无夏看着谢黎墨不对劲的神色,咳嗽了一声,“不错,难道有什么不对?”

  “千年前,虚空镜在逆世之法的时候,破碎掉了,那是圣物,再修复后,会让人产生心魔,你知不知道!”

  夜无夏这会脸色一变,“我……我怎么会知道这些,我只……”

  谢黎墨用力的拽住夜无夏的脖颈,恨不能掐死他。

  但是眼下他的阿雪还在里面受苦,他也没心思做别的,只是一把甩开夜无夏,反而一下子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我谢黎墨第一次下跪,只求我的阿雪好好的活下来。”

  夜无夏看着谢黎墨,都这样了,哪怕跪着,也难掩一身的高贵风华。

  看起来也是痴情无比。

  如果他是女人,也会被感动,更遑论,那么在乎他的云碧雪。

  夜无夏看了看屋子的门,有些明白,颜霜华自始至终属于谢玉倾,云碧雪自始至终也是属于谢黎墨吧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