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抱着云碧雪,其实都舍不得入睡,更舍不得闭上眼睛。

  虽然沉醉,但是心同样是痛的。

  因为他的阿雪头发全白了。

  他目光沉痛,低头吻着她白色的发丝,带着心疼。

  他的阿雪,无论变成什么样,他都是爱的。

  他用手轻抚着云碧雪的白发,心想,他一定会用办法让她的头发恢复过来的。

  他不知道千年前,他是如何负她的,但是他知道,这一世,他无论如何,都不会伤害阿雪。

  他爱她,很深的爱着。

  但是他也疑惑,为何,当时,云碧雪用刀杀了夜无娇的时候,他会犹豫,当时没直接回答她的话。

  更没直接抱住她?

  他当时心里有些乱,觉得他的阿雪变了。

  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去说去做,他的阿雪却被那黑烟撞伤,摔倒在地。

  就在他的眼皮底下,如果他反应快一些,他的阿雪也不会这样。

  他不知道,她还怀着孩子。

  他不知道,她原来这么辛苦,更不知道,她心底有伤,白了头发。

  想着想着,谢黎墨觉的不对劲,他本不会有质疑停顿,他对云碧雪的感情是毫不迟疑的。

  难道说,当时他是有哪里不对劲?当时似乎脑子有些混沌,完全是出于不清醒的状态。

  谢黎墨仔细的想,也没想出哪里有问题。

  或许,他能记得千年前发生的一切事情,也好。

  谢黎墨虽然会困,但是却舍不得入睡,反而是抱着云碧雪,深深的看着她,目光温柔而宠溺。

  直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,他才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  这一夜,谢黎墨睡的极为安稳,他已经很久没这样放松的睡过了。

  抱着云碧雪,闻着她的气息,心才能落到实处。

  第二天一早,云碧雪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近在咫尺的倾城容颜,是她的黎墨。

  她有些恍惚,自己似乎做了奇怪的梦,梦里,她和谢黎墨之间不似最初那样亲密无间。

  这会怎么却依然拥抱着睡觉?

  难道之前的都是梦,她还梦到生了个孩子,医生说是女孩。

  这样,这个女孩就可以继承云家了。

  云碧雪一动,谢黎墨就醒了,抱着云碧雪的手臂一收紧,“阿雪,你醒了?”

  云碧雪对上谢黎墨眼底温柔,痴缠的光芒,心一颤,“黎墨?”

  谢黎墨听到久违的这样依赖温柔的叫声,一个激动,紧紧抱住云碧雪,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瓣,“嗯,我的阿雪,乖,再叫一声。”

  谢黎墨实在是激动的心海波浪翻滚,吻着云碧雪,带着缠绵爱恋。

  云碧雪恍恍惚惚的,都分不清眼下是不是真实的,还是梦。

  可这个缠绵的吻却那么的真切,让她心底涌动出浓烈的爱,心都跟着触动,忍不住想回应她的黎墨。感觉到云碧雪的回应,谢黎墨脑子仿佛炸开了一样,感觉一个吻根本不能满足什么。

  他的手忍不住伸进云碧雪的衣服里,更是撬开她的牙关,搅动她口中,品尝着,如蜜糖一样。

  “黎……黎墨……”

  “乖,我的阿雪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