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此时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现一些影像,关于颜霜华和谢玉倾的。

  还有昨天谢黎墨所有的表现和情绪,现在在她脑海里也清清楚楚的。

  如今,她只是让自己冷静,让自己用理智来支配情感。

  谢黎墨舍不得对云碧雪说一句重话,更不可能对她做什么。

  他只能抓住她的手臂,低头怜爱的吻着云碧雪的额头,鼻尖还有唇瓣。

  谢黎墨不错过云碧雪的任何表情,他低头在她耳边道:“阿雪,你是爱我的,我也是爱你的,别逃避,如果你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对,可以告诉我,只是别离开,别这样……”

  云碧雪闭了闭眼睛,让眼角的泪痕落在枕头上。

  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目光一片清明,“谢黎墨,我只是累了,心也很累,你让我一个人休息,一个人安静一段时间。”

  听着云碧雪说累,谢黎墨身体一僵,没有什么比这句话的杀伤力更大。

  谢黎墨半晌后,将头埋在云碧雪的脖颈处,低声沙哑的开口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云碧雪心发疼的厉害,“不要说对不起,我自己的问题,我无法从千年前的场景中摆脱出来。”

  她需要时间。

  她承认自己爱着谢黎墨,可是让她跟以前一样面对谢黎墨,她做不到。

  所以她需要克服自己的心理芥蒂和心理障碍。

  她需要时间。

  她不想就这样强行和谢黎墨在一起,如果她突然情绪不对了,会发疯,或许会和谢黎墨彼此折磨。

  千年前?

  谢黎墨自从来了夜氏,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三个字。

  他恨不能现在就记起一切来。

  “阿雪,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,我负了你吗?”

 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谢黎墨的声音都是轻颤的。

  如果是他,他伤了自己,也断然不会负云碧雪。

  可是如果是谢玉倾,他真的没有把握。

  如果千年前,他真的负了她,他该当如何?

  他能掌握以后生活,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该做的是什么,却不能支配以前的一切。

  云碧雪能听出来谢黎墨声音里的不对劲,知道他没有千年前的记忆。

  其实没有也好,她不希望谢黎墨记起来,给她时间,她会变成完整的云碧雪,而不是拥有颜霜华情绪的云碧雪。

  云碧雪沉默了下,道:“谢黎墨,千年前,你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们之间只不过发生了很多事情,所以才有一些纠葛,你别多想,我只是累了,很想很想休息而已。”

  既然他不记得,那就不记得吧!她也不会说什么。

  从谢玉倾的角度去看,也许他并没有错,他只是做了他认为对的事情而已。

  就算是他维护当时的夏夜娇,那也是他的事情,他的决定。

  “阿雪,我该怎么做,你才可以不怪我。”

  云碧雪睫毛微颤,咬了咬唇瓣,一字一句的道:“谢黎墨,你给女儿起个名字吧,姓云,以后让她继承云家,你也回去吧,别留在这里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