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呼吸一窒,她擦了擦嘴角的血和眼底的泪,笑了笑,“他离开了好。”

  夜无夏不明白,“这是为何?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夜无夏,他既然走了,我也不能在夜氏多待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

  听着这句话,夜无夏猛然一惊,“你刚生完孩子,还没出月子,现在还下着雪,天气这么冷,你能去哪里,你难道不在乎身体,不要命了?”

  云碧雪低头笑了笑,掩盖住了眼底的忧伤,“不,我很在乎自己的性命,我不会让自己有问题的。”

  “你离了夜氏,你能去哪里?”

  “天大地大,总有我可以去的地方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  夜无夏拧着眉心,不赞同的道:“你这个样子,怎么可能照顾好自己,夜氏这么大,我本来就是为你建造,你却说离开。”

  云碧雪深深的看着夜无夏,抿了抿唇瓣道:“夜无夏,其实若非我想起千年前的事情,我想我和你可能还是仇人,毕竟我的立场是处于谢氏那边的。”

  夜无夏眸光一闪,沉默了下,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这样,跟我有莫大的关系,我本来想守护你,保护你,让你开心,却没想到,却让你如此难过,这不是我的本意。”

  “夜无夏,所以你能明白,我为什么不能待在夜氏,我有千年前的记忆,所以不会和你成为仇人,但是我也不能这样平静的面对你。”

  夜无夏听着云碧雪冷漠的话,心里还是很受伤的。

  “可是,你离开了夜氏,你一个人……”

  云碧雪淡淡道:“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,当初若不是想着主动打入夜氏内部,你以为,我会那么容易被你们夜氏的人带来这里?”

  夜无夏征愣了好一会,他意识到,云碧雪说的是对的。

  千年前的颜霜华不能跟现在的云碧雪相比,这一世的云碧雪内心本就很强大。

  能让她动容妥协的人,或许也只有一个谢黎墨。

  夜无夏还是担心云碧雪的,“你现在身体刚好点,你要不休息几天?或者说,我带着夜氏的人离开这里,你在这修养,我们都不打扰你。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不必了。”

  顿了下,她看着夜无夏道:“夜无夏,你不要为我做什么了,也不要为了别人去生活,你该有自己的生活,你也可以遇到自己的爱情……”

  夜无夏神色迷茫,他从未为他自己想过。

  云碧雪没再说什么,转头进了屋子。

  她低头看着手心,那里有一条黑线,正在不断的蔓延开。

  她知道这是魔气,她必须远离谢黎墨,远离夜无夏。

  或许该说,她要远离身边的亲人朋友。

  只有这样,对他们才是一种无形的保护。

  她知道,有了心魔,再加上有了魔气,一旦整个人被魔气控制,真的会六亲不认,也会伤害到身边的人。

  既然如此,她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远离,谁也不伤害。

  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。

  如果她在谢黎墨面前出状况的话,她担心谢黎墨真的会杀了孩子们杀了他自己,说什么都陪她。

  但如果她一个人远离开,谢黎墨找不到她,也知道她活着,定然不会做什么疯狂的事情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