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苍尧安慰了会姬琼心,姬琼心心里才算好受一点。

  不过躺下睡觉的时候,她却睡不着。

  黎墨看起来很平静,可她了解自己儿子,面上越平静,这心里就越不平静,他心里一定不好受。

  ……

  谢黎墨自从和夜氏对抗打仗,安排计划,就没怎么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  这一晚,他躺在床上,也是无法入眠。

  就算是告诉自己要冷静,但是静下心来,总会不由自主的去想他的阿雪。

  她的音容笑貌都在他的脑海里,就算是闭上眼睛,也是。

  谢黎墨直接坐起身来,打开窗户,任由冷风吹进屋子,让自己清醒一下。

  实在睡不着,他转而去了婴儿房,看了看女儿云璃诺。

  当年,云家地下城里有一本古书,虽然后来没了,但云家的继承人,是要履行千年之约的。

  他知道,那个千年之约,就类似于婚约。

  这份约定就相当于落在云璃诺身上。

  谢黎墨摸了摸女儿的脸颊,“璃诺,爸爸还是希望你能幸福。”

  从将她带回来开始,他就决定以后将女儿培养成全能的人才。

  他轻轻的握住女儿的手,很小,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心也跟着变的柔和起来。

  想到这是阿雪拼命为他生下来的孩子,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,就这样靠在旁边睡着了。

  连续几天,谢黎墨除了平日抱抱女儿,便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

  整个谢氏的人都能感受到一股低气压。

  谢黎墨让自己非常的忙碌,他不敢放松下来,只要一放松,他的思绪就是乱的。

  等他将所有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,手头却轻松了下来。

  似乎真的没什么事可以忙了。

  除非他撤了几个高层,将他们的活压在他身上。

  可是那样的话,会弄的人心惶惶。

  姬琼心最后还是忍不住找谢黎墨,“儿子,我们好好谈谈话。”

  谢黎墨平静的看着姬琼心,“母亲想说什么,儿子都明白,无需多说。”

  姬琼心看着谢黎墨顽固的样子,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,“你这是要气死我吗?”

  “母亲,别动怒。”

  “枉你平日那么聪明,怎么现在在面对碧雪的事情上,都不能理智的好好想一想,不要情感用事。”

  顿了顿,姬琼心将声音放低,“黎墨,碧雪那孩子一定是爱你的,她若是能回来,肯定会回来,你仔细想想,会不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,还是说你让她失望了,还是说,她有苦衷?”

  谢黎墨眸光一颤,开始回想在夜氏的一切事情。

  突然,他脸色一变,瞬间站起了身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

  谢黎墨头也不回的道:“去禁地祠堂看看。”

  无论是夜无夏还是阿雪,提的最多的都是关于千年前的事情,那么他必须要找出症结所在。

  还有那个夜无娇,云碧雪在杀她之前,为何还要对他说了那样一句话?

  禁地祠堂里,埋藏着关于先祖谢玉倾的很多秘密,他要找出来,他恨不能也要恢复千年前的记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