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  他现在顾不得别的,心里脑海里只有一个云碧雪。

  谢黎墨回屋,将自己收拾好后,全副武装,带着血影卫们,快速启程,就要去夜氏,将云碧雪接回来。

  这一次,谢黎墨目标明确,无论如何,他都要带阿雪回来。

  无论她说什么,做什么,他都不会离开她身边。

  怪不得,那一天,阿雪伤痛的问他,这一次,杀了夜无娇,他不能阻止了。

  怪不得,他的阿雪,会那样强烈的憎恨一个人。

  夜无夏说的对,都是跟千年前的事情有关。

  还有那股黑烟,想到那股黑烟,属于黑暗的气息,谢黎墨心底就有些不安。

  记得去雪谷的时候,安夜轩也说过,时间有灵气圣物,便会有黑暗魔气。

  只不过邪不压正,魔气的存在性寥寥无几。

  谢黎墨怀疑,那股黑烟就是魔气。

  而当时他的阿雪倒在雪地上,早产,就是这股黑烟撞的。

  一想到,当时他混沌,没有及时接住阿雪,他就自责痛苦。

  谢黎墨看着自己的手,都有一种拿刀插进去的感觉。

  他的心是乱的伤的,能救他心的人,只有云碧雪。

  谢黎墨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夜氏,却得知云碧雪已经走了,不在夜氏。

  谢黎墨听着夜无夏说这些,激动的心情仿佛如一盆冷水浇了上来,心火都冰冻了起来。

  谢黎墨一把抓住夜无夏的衣领,“她怎么会离开,怎么会离开,你怎能让她一个人离开!”

  谢黎墨感觉自己的心都提了起来,仿佛被什么攫住了呼吸,他是真的有一种担忧害怕的情绪在心间涌动。

  他的阿雪……

  她就一个人,而且刚生完孩子,身体那么虚弱,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。

  她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?

  她要是身体不适怎么办,谁能照顾她?

  谢黎墨越想,就越担心,越不冷静。

  夜无夏不以为意的看着被谢黎墨抓住的衣领,“谢黎墨,连你都妥协了,抱着孩子离开了,我能做什么?我跟她什么关系也不是,我用什么理由留住她?”

  夜无夏这句话带着丝丝的嘲讽,其实无不是如同拿刀插进谢黎墨的心口。

  让谢黎墨脸色煞白。

  确实,他也承认夜无夏说的是对的,连他都离开了,夜无夏确实没有理由留住云碧雪。

  夜无夏看着谢黎墨苍白忧伤的神色,还有那赤红的眼眸,让他想起千年前的谢玉倾了。

  “谢黎墨,之前你离开的时候,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?可惜,你依然不明白不理解,依然坚持离开了。”

  夜无夏看到谢黎墨这么快就回来了,就知道,他可能恢复了千年前的记忆。

  谢黎墨痛苦的道:“是我的错,我只要找到她,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,我都再不会放开她的手。”

  夜无夏犹豫了下,内心叹了口气,罢了,他能帮就帮吧,无非也是希望云碧雪幸福。

  “我也在找云碧雪,不过之前你离开了后,她下午就离开了,我有安排人暗中保护她,只不过到了晚上,我的人将她跟丢了,我怀疑这件事跟夜无娇一早的安排有关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