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听着夜君清的话,眼底闪过一道寒光,他对待任何伤害云碧雪的人,只有杀意。

  当然,跟云碧雪无关的事情,他也提不起任何精神来。

  夜君清曾经也是为情所困的人,所以完全能理解谢黎墨现在的心情。

  他继续开口道:“这些秘密,应该也跟云碧雪有关。”

  听到跟云碧雪有关,谢黎墨绝艳的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他瞬间站起身,按住夜君清的肩膀,“告诉我,到底是什么?”

  夜君清将手里的一样东西拿了出来,“这应该就是夏夜娇的灵魂石,我是在夜氏的禁地里发现的,我想,很早以前,夏夜娇应该就藏在禁地里面,用夜氏老爷子的命令,来操控着夜氏。”

  谢黎墨接过那个灵魂石,就感觉有一股热度传递到手心,一会后,整个手心都滚烫了起来。

  夜君清看着谢黎墨如火烧的手,也是惊住了,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拿着这个灵魂石,就不会这样?”

  谢黎墨握着灵魂石,脸色都变了,紧接着,他捂着心口,闷哼了一声,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  正好吐在了这个灵魂石上。

  紧接着,谢黎墨脑海里就闪现出一个影像,是夏夜娇的一部分记忆。

  这部分记忆,就是,云碧雪离开夜氏,夏夜娇的灵魂黑影跟着云碧雪,所发生的一切事情。

  他看到了他的阿雪拿刀割了手腕,自杀。

  这一幕,简直刺的他差点崩溃。

  好在,他的阿雪没死。

  谢黎墨的心完全就跟坐过山车一样,起起伏伏的,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。

  他也看到了,云碧雪在夏祠镇的一个屋子里,用阵法困住夏夜娇的灵魂,却被夏夜娇用他来刺激云碧雪。

  他看到了那些场景,也听到了夏夜娇说的是哪些话,刺激的云碧雪吐血倒地。

  他也看到了云碧雪眼角的泪痕,还有嘴角苦涩的笑意。

  谢黎墨就算是心早已经疼的麻木了,这会也是捂着心口,蹲下身子来,这种绞痛感,好一会才平复下来。

  “谢黎墨,你可不能出事。”

  夜君清想的就是,谢黎墨如果真出问题了,黎珍定然会伤心难过,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黎珍难过的样子。

  谢黎墨重新站起身,摆了摆手,“我没事,谢谢你,我现在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了。”

  夜君清觉的很不可思议,“这个灵魂石?”

  “夏夜娇用黑暗魔气渗透到了云碧雪身上,所以通过她的灵魂石,我能看到一切。”

  而且,他和云碧雪在这一世,灵魂是能相互感应的,所以和她有关的,他就能知道。

  不过这些,就算是他跟夜君清说,他也未必懂。

  谢黎墨拍了拍夜君清的肩膀,“你去找黎珍吧,有些爱,是不能错过的,别像我一样,等到痛苦的时候,都不知如何弥补,而且你们之间如今没有任何阻碍了。”

  夜君清拧着眉心,看着谢黎墨痛苦无奈的神色,有些触动。

  在他眼里,谢黎墨还从来没流露出这样的神色,他一直都是那么强大,让人不得不敬佩仰望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