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木婉睁着眼睛,空洞麻木,按照谢六的催眠,一点点开口道:“我是乔木婉,谢氏长老院二长老的女儿,不过二长老眼里只有利益权势,利用我和母亲,为他垫脚……

  我和母亲被二长老的仇敌追杀,狼狈不堪,躲藏中,吃不饱穿不暖……

  后来母亲死了,而我却被一个组织收留了,后来我才知道,她是夜无娇,不过隐藏在暗处,谁都不知道她的存在。

  她经常昏迷,偶尔醒来的时候,就开始布置任务。

  那时候夜无夏很小,但是眼神却不像正常同龄人的眼神,是带着无情和狠辣的……”

  谢六看着谢黎墨,他发现,谢少神色淡淡,似乎对这一段早就了解了。

  谢黎墨确实知道,夜无夏的身体里就是夏夜娇的黑暗灵魂,只不过可能灵体不契合,很多时候,夏夜娇只能沉睡。

  当然夜氏的那些事情,都是夏夜娇醒来,秘密安排布置的。

  当时,夜无夏一直都忙着寻找转世的颜霜华,自然不会发现夜氏还隐藏着一个黑暗的夜无娇。

  谢黎墨对谢六摆了摆手势。

  谢六接着问道:“当初,你为何接近安夜轩,在大学里对云碧雪出手?”

  乔木婉被催眠着,继续道:“有时候夜无夏周身都带着黑暗的气息,她用罗盘追踪一些人的信息,后来,她让我接近安夜轩,给他下邪术,控制安夜轩的心神……

  我后来才知道,原来夜无娇就是千年前的夏夜娇,她猜测,安夜轩可能是雪谷后人,身上继承雪谷的能力。

  她担心,安夜轩的能力会破坏她的计划,所以一开始就让我动用邪术,控制安夜轩。

  只是没想到,安夜轩的定力很强,后来血脉觉醒,邪术也解除了……”

  谢六凝神道:“既然你的目标任务是安夜轩,为何要针对云碧雪。”

  “我如果不针对云碧雪,安夜轩怎么可能看到我的存在,我一开始接近云碧雪,从云碧雪口中更多的了解安夜轩,才能针对性的做出计划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  而且安夜轩眼里只有云碧雪,一开始大一的时候,他眼中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。

  后来还是我用了很多的计谋,才让安夜轩对云碧雪渐渐疏离。

  也许云碧雪并没有什么错,但是我必须让安夜轩死心,因为就算是跟我在一起,安夜轩很多时候也会想着云碧雪,会不由自主的去关注她,关心她。

  云碧雪,让我有一种本能的危机感,我不除掉她,总有一天,安夜轩还会回到她身边的……”

  谢黎墨记得云碧雪之前跟她说过的一些事情,遂开口道:“后来大学的那场大火是怎么回事?”

  乔木婉回答道:“夏夜娇醒来了一次,得知我对安夜轩用了邪术,有些放心,调我回去执行别的任务。

  我不得不想办法离开,或许只有在大火中炸死,才能彻底隔离开安夜轩和云碧雪。

  让安夜轩带着对我的思念和内疚,才能真正的恨云碧雪,对云碧雪下手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