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顺着声音,猛然转头看去,目光犀利冰寒。

  不过此时玄陌似乎也受伤了,他擦着嘴角黑色的血,捂着手臂,身形一晃一晃的,似乎都没站稳。

  他仿佛被这股震动,给伤了一样。

  云碧雪看着玄陌受伤,眼底光芒一闪,她希望,玄陌赶快消失,赶快的消失。

  可是她此时,内心更担心的是谢黎墨,谢黎墨哪去了。

  “哈,他果然这样做了,为了救你,他让自己的意念完全被兵符所控制。

  暗兵兵符,虽然力量强大,但若不是谢氏继承人、颜族颜姬、鬼谷传人三人共同开启,就是邪物。”

  云碧雪死死的瞪着玄陌,焦急的想知道的更多。

  玄陌被海浪的冰凌击着,他几乎都无所遁形,这股力量可以灭掉任何不属于世俗界的一切力量,也能毁灭世俗界。

  玄陌一边躲避着这股风暴,一边开口道:“知道什么是邪物吗?就是吞噬掉启用之人的一切意识,毁灭整个世俗界,当然,开启这个人,最后到底如何,谁也不知道。”

  玄陌咳嗽了一声,擦了擦血,指着前方道:“也许,你就看不到他了,他明明知道,我让他做什么,他为了你,依然做了。

  哈,如果上古时候,他能有这样的魄力,别管什么仙妖殊途,魅姬就不会消失。

  你说,用了三世的时间,他才懂得真正的选择,是不是有点晚?”

  玄陌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一切。

  云碧雪听完后,脑子轰的要炸开一样,疼的全身发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也许痛到极致,也许被玄陌的话给激的有些发狂,云碧雪的心魂仿佛爆发了一样,仰头朝天,白发都树立了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云碧雪再一次痛苦的叫出来,灵魂发出的声音,一下子击破了玄陌的控制。

  玄陌被反噬,踉踉跄跄的都站不稳。

  就在整个海平面还有整个空中,地面都要毁坏掉的时候,一道尖锐的声音仿佛响彻云霄。

  只见天际不远处,飞来一个神鸟,神鸟全身都燃烧着火焰,就仿佛一团火一样。

  云碧雪看着远处飞来的火焰,眸光颤了颤,她知道,那是魅心鸟,是魅心鸟。

  每一次,她在生命有危险的时候,它都会出现。

  “魅心鸟,是你吗?”

  云碧雪本来都做好了,生死陪同谢黎墨的准备,在极致的痛中,在意念之魂的颤动下,以为她要支撑不住的时候,看到了它。

  “我来了……”

  魅心鸟落在云碧雪的上空,这一次,它没有说老娘,没有说任何的话,只是目光温柔平静的看着云碧雪。

  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……”

  一声轻叹从魅心鸟嘴里说出,云碧雪能听懂它的话,心中一颤,仿佛从远古飘来的声音,让她的心海都不再平静。

  魅心鸟的火焰在云碧雪上空燃烧。

  云碧雪缓缓闭上眼睛,在烈焰燃烧中,她的模样似乎有所变化,幻影重叠一样。

  她的周身仿佛是一个黑衣明艳的女子,又仿佛一个红衣女子,如颜霜华,又仿佛是现在的云碧雪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