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去年年底,白子寻就打算跟顾依依求婚的,但是巫清轩的身体变成这种情况,他的很多计划都只能暂时搁置了。

  顾依依很在乎这个哥哥,这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了。

  或许,顾依依也有什么亲生父亲存在,但是她的母亲没有留下任何信息,顾依依也不打算去寻找。

  她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就挺好,有哥哥,还有爱人,她很珍惜,不想打破这样的生活。

  白子寻的辛苦,顾依依都看在眼里,她尽量让自己多懂事一些,都是多体贴多理解白子寻,从来不会给他添任何麻烦。

  她还努力学做各种美食,就是为了让白子寻疲惫的时候能吃好。

  这半年多来,顾依依的厨艺也是突飞猛进的。

  白子寻其实很心疼顾依依,她越是这么好,他越爱她越心疼她,恨不能给她最好的一切。

  当然,他也明白,巫清弦的身体一日不恢复好,顾依依就一日没法真正的展颜欢笑。

  所以,他也知道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治好护理好巫清弦的身体。

  顾依依也学会了开车,把驾照也考出来了。

  她最近都不用白子寻去学校看他了,因为那样的话,白子寻会太累。

  如今,她都自己开车来回,想白子寻了,连夜都能开车回家。

  不错,就是“家”,如今对顾依依来说,白子寻所在的地方,就是她的家。

  白子寻对她的好,她都懂。

  这个世界上,对她最好的人,就是顾依依。

  哥哥对她也很好,所以她希望哥哥的身体能赶快好起来。

  她不想失去唯一的亲人。

  白子寻不放心她开车,一开始都是让司机来回接她。

  但是顾依依从小到大就没被人伺候照顾过,她不习惯被人当成大小姐那样接送的,所以还是习惯做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。

  当然,偶尔白子寻接她,送她的时候,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
  因为他是她爱的人。

  顾依依和白子寻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也是越来越黏白子寻的。

  当然白子寻甘之如饴,他现在就是想赶快让巫清弦的身体完全好起来,他好跟顾依依求婚,让她真正属于他。

  ……

  云碧雪得知巫清弦这样的身体状况,关心的问候了几句。

  等挂断电话后,她抱住谢黎墨的手臂,靠在他的肩膀上,闷闷的道:“巫清弦的身体不好,如今还昏迷不醒,现在就没法知道夜无夏的情况,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好好活着。”

  想到夜无夏,云碧雪的心还是提了起来,主要是内疚不安。

  谢黎墨揉了揉云碧雪的头发,“他能在最后发出那样克制魔气的力量,本身就是不凡,他比夏夜娇强大,既然他能知道夏氏嫡系血脉隐藏的能力,灵魂自然是不灭的。”

  云碧雪激动的眨眼看着谢黎墨,“你是说,他还活着?”

  谢黎墨点头,安慰般的吻了吻云碧雪的眉心,“他会活着的,别担心,我已经安排下去了,谢氏还有夜氏的人都在寻找他,会找到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