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逸泽捂着心口,咳嗽了下,一口血差点吐出。

  他的喉咙里一直都是血腥味。

  但是对于自己身体里心里的感受,皇逸泽仿佛感觉不到,因为他是麻木的。

  他也不在乎自己身体怎么样,他只要碧露好好的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皇逸泽身上其实也有伤,但这点伤跟碧露相比,那真是太小的伤口了。

  他也没心思去包扎,他就这样等着。

  碧露说,让他等她,所以他相信,他的丫头一定能挺过来的。

  可就算是这样自我安慰着,皇逸泽也是焦虑不已。

  皇逸泽等待着,目光也变的恍惚起来。

  他想起之前的时光。

  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一年前。

  ……

  一年前,当时,皇鸣林为了自己的利益,也为了打压皇逸泽,和夜氏的人合作。

  当时还是活着的夜无娇暗中策划的这件事。

  皇鸣林利用夜氏的人对苗域出手,弄成了恐怖袭击。

  后来,北苗宣受伤,他和谢黎墨里应外合,将北苗宣送了出去。

  不过在那个过程中,他也将二十多年前舅舅松家的一部分事情暴露了出来。

  这件事,让皇鸣林心虚不已,在闹的沸沸扬扬时,皇鸣林也害怕。

  皇鸣林还想利用他皇逸泽的名义来镇压舆论。

  那段时间,他和皇鸣林弄的水火不容。

  也是这件事,气着皇鸣林了,让他头疼不已,决定什么都不管,暂时闭关。

  皇鸣林是个很爱惜自己命的人,更是怕死,否则也不会利用自己儿子来找龙脉神珠。

  皇鸣林想的就是,有了龙脉神珠,他可能就会活的更久,恢复年轻的机能。

  所以,他觉得,有了龙脉神珠,没有皇逸泽这个儿子也不要紧。

  因为他恢复了年轻,到时候依然可以生个继承人。

  对此,皇逸泽后来也摸透了皇鸣林的想法。

  父子之间,本来就丁点的感情,后来也被皇鸣林破坏的丁点都不剩了。

  在皇鸣林闭关修养那段时间,也算是消停了很长时间。

  而皇逸泽就利用这段时间,开始彻查当年母亲的事情,还有舅舅家族松家的事。

  这一查,皇逸泽确实查到了很多资料,得知了很多信息。

  母亲的死和松家被火烧了,都跟他的父亲皇鸣林有关。

  得知这样的真相,皇逸泽心底是发寒发凉的,完全不敢相信。

  那是他的父亲呀,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。

  而且他的父亲把他当成了工具来利用。

  皇逸泽痛恨,却因为那是他血缘的父亲,下不了杀手。

  但是,就算是下不了杀手,他也要禁锢皇鸣林的力量。

  从那时候起,皇逸泽就开始着手对付皇鸣林,也试图引出皇鸣林背后的隐秘力量。

  每一代的继承人,都会继承一股隐秘力量,才能保证他的性命无忧。

  皇鸣林有,而皇逸泽没有这股力量。

  所以皇逸泽只能暗中去做,循序渐进。

  那段时间,他的心荒凉又冰冷,是因为云碧露陪在他身边,和他并肩作战,相互陪伴,相互安慰,他才能保持本心,不至于因为仇恨迷失自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