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挤出的这个笑容,带着满足,看着安全的皇逸泽,她也仿佛松了口气。

  可是这样的笑容,让皇逸泽看懂了,却也让他痛的全身都麻木了起来。

  他太疼了,恨不能用刀捅伤自己。

  皇逸泽抱着云碧露缓缓起身,看着她全身浴血的样子,朝着天空大声凄厉的喊了一声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皇逸泽痛的连喊了三声,声音凄厉苍凉,带着悲沉绝望的感觉。

  让闻着流泪悲痛,就连皇逸泽周围活下来的那几个影卫,也忍不住眼眶红了。

  他们敬重云碧露。

  ……

  刚刚那个刘森然和他的那支队伍,在失去了一瞬间杀皇逸泽的机会后,便被其他反应过来的人拿枪给扫射了。

  刘森然眼睛瞪大,死不瞑目,似乎就是要杀死皇逸泽为己任。

  谁也想不到,这个跟在少主身边十多年的人,一直忠心耿耿的人会背叛少主。

  大家知道,刘森然不是皇鸣林的人,那么他到底是哪方的势力呢?

  眼下,所有人都顾不得别的。

  大家所有的心思就是一定要救活云碧露。

  只有云碧露活,少主才能活。

  “少主,我们要赶快带云姑娘出去,赶快救她。”

  皇逸泽这才回神,他感觉到云碧露微弱的气息,全身都颤着,脸上的血色早就全部褪尽。

  “丫头,丫头,别吓我……啊……”

  皇逸泽真的很痛很痛,却不知道身上哪里痛,就是全部都痛。

 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  这会,他哭了,哭的极为伤心。

  他的丫头怎么会在这里,她不是安安全全的等着他回去吗?

  她好傻好傻,怎么就跑过来替他挡子弹呢!

  战场在继续,枪击的声音在继续,那是皇逸泽的人在对战皇鸣林的人。

  皇逸泽顾不得别的,发出了紧急信号。

  哪怕暴露自己,他也要救云碧露。

  “丫头,放心,你若去了,我陪你,不过我还没好好宠你,给你想要的一切,你怎么就舍得丢下我?你要好好的,让我以后弥补你,给你最好的,好不好?”

  皇逸泽的声音哽咽悲痛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在众多属下面前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。

  更甚之都流泪了。

  可是没有人笑话少主,大家都跟着他难受。

  都知道少主和云姑娘一路走来是有多么的不容易。

  皇逸泽也快速的打电话,将一切都安排好,更是给左一、右一下了格杀令!

  也就是不放过任何外侵的势力,不放过任何潜在的敌人。

  云碧露的受伤,彻底激发了皇逸泽骨子里嗜血的因子。

  他很后悔,若非仁慈,若非手软,他的丫头或许就不会这样的。

  属于皇逸泽的急救飞机从高空盘旋,缓缓落下。

  一路上,也是被敌人炸裂了一架飞机的。

  不过云冬得知二小姐受伤了后,带领所有的人,所有势力,开始不要命的杀,不要命的护卫航空领域。

  更是跟最近的e国总统西容子烨联络下,迅速的取得了航空领域保护权,他们务必要将云碧露送到医院抢救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