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逸泽握住云碧露的手,轻轻吻着她的手指。

  他很想紧紧的握着,让她醒过来,可是又不敢太用力,怕让她疼。

  “丫头,你怎么能那样跑过来,我宁愿自己身中子弹,也不要看着你这样……”

  “丫头,你别睡下去,你难道愿意留下我一个人吗?”

  “丫头,你可知道,我有多痛,有多伤,你别吓我,好不好?”

  “丫头,我其实心越来越小,也是经不住吓的……”

  ……

  飞机上的随行人员,听着皇逸泽苍凉沙哑的声音,听着他说的那些话,也都红了眼眶。

  尤其医生,见惯了生死,也是第一次感觉,受不住这样的场面。

  但是他们觉得,少主说话是有用的,因为云碧露的呼吸还算是平稳。

  可是在飞机上,虽然医生们采取了一些急救,到达e国第一医院抢救也是需要时间的。

  过了没一会,医生们发现了云碧露的异样,“少主,不好,云姑娘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了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皇逸泽的脸色都惨白了起来,他握着云碧露的手都在发颤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你们快救救她,快救救她……”

  皇逸泽第一次发现,自己的力量是这样的微弱,第一次痛恨自己的不够强大。

  他看向医生的目光,甚至都带着祈求。

  某医生看着少主这个样子,吓的差点跪下去。

  他们是效忠少主的人,少主高高在上是正常的,可是少主用祈求的眼神看他们,那才是不正常的。

  “你们快救她,帮我救救她,我不能没有她的!”

  皇逸泽的声音低沉悲凉,无措中带着绝望之气,仿佛如野兽濒临死亡的低吼一样,痛而且麻木的痛。他这会才不会在乎什么尊严不尊严的,他意识里只有一个云碧露,只有救她一个想法。

  他不怕死,他可以随着碧露一起离开。

  可是他遗憾,他不甘心。

  他还没有好好的待她,还没有给她更好的一切。

  她喜欢玩,他都没带她到处去玩。

  她为了自己,一直待在黑龙党,跟皇鸣林抗衡着,她都没好好休息过。

  皇逸泽怎么都不愿意让云碧露这样去了,他以后还要将欠她的全部弥补回来的。

  他还要努力对她好,好好爱她的,她怎么能舍得这样丢下他?

  皇逸泽的眼神都有些疯狂,在飞机上差点崩溃了。

  可是在极度崩溃中,皇逸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  皇逸泽全身一颤,头脑一下子有些清醒,他记得,在巫清弦离开前,曾经给了他一样东西。

  他说,在生命最危险的时候,可以打开那个。

  那个仿佛护身符一样,云碧露原来怕他有危险,一直给他挂在腰带上。

  这会,皇逸泽颤抖的伸手将“护身符”拿了下来。

  这是一个小囊袋,他用牙齿咬断了上面的线,打开,是一个小瓶子,里面装着药,上面写着用途。

  皇逸泽激动的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  他知道,这是巫清轩留下来的保命东西,能为云碧露延长时间。

  巫清弦是巫族后人,作为黑龙党的人,皇逸泽对巫清轩也是极为信任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