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素霄摇头,“有什么可介意的,我们现在在一起,开心幸福,这就足够了。”

  在人世间的时候,她和耶律宸因为种种错过,他们为彼此付出,却不知道。

  如今能在一起,前程过往早就如云烟了,他们自当珍惜现在。

  云素霄摸了摸云碧露的头,“你会懂的,你也有爱的人,他在等你,你不会舍得让他难过的。”

  “美女姐姐,你说的是谁?”

  “你好好想想,到底是谁?”

  云碧露仔细的去想,突然心口狠狠的一疼,“美女姐姐,我这里疼。”

  “他比你更疼,他在等你,你不该来这里的。”

  云碧露迷茫的喃喃道:“皇逸泽?”

  她念叨出这三个字后,全身猛然一震,所有的记忆一下子就涌入了脑海里。

  她的眼泪跟着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。

  她看着眼前的云素霄,“我……我这是死了吗?”

  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  云碧露目光坚定的看着云素霄,“我想活下来,我要活下来,我舍不得他,他会难过的,他的父亲那么对他,他连个亲人都没有……”

  云素霄听着云碧露这样说,似松了一口气,“只要你的求生意志足够强,你就会活下去的,你的灵魂离开身体太久了。”

  云碧露似乎明白了什么,全身激灵的打了个寒颤,“我是不是差一点就死了。”

  耶律宸在旁边开口道:“别怕,你只是灵魂离开了一会,你之所以能来这里,一方面,你是素霄的后人,另一方面,龙脉神珠的事情跟我也有一定的关系。”

  顿了顿,耶律宸继续道:“严格说来,南玄国的覆没跟龙脉神珠有关,也跟最后一代南玄国的国主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所以说,你的皇逸泽现在所经历的一切,我也有点关系,不过有你在,也弥补了他所有的缺失。”

  云碧露听的云里雾里的,“最后一代国主?”

  耶律宸点头,“不错,你有没有觉得,皇鸣林对自己的儿子很不对?”

  云碧露使劲点头,吐槽道:“可不是,虎毒不食子呢,他竟然要杀了自己儿子,夺得龙脉神珠,太可恶了。”

  云素霄笑了笑,“你别担心,你多研究南玄国的历史和秘史,就会明白一些事情。”

  “你们不能告诉我吗?”

  “我们不能参与这些,跟你说这些,其实也实属不该的。”

  接着,云素霄手一挥,云碧露眼前便出现了皇逸泽蹲在手术室外,落寞痛苦的样子。

  “皇逸泽,皇逸泽……”

  云碧露心疼的,眼泪汪汪的。

  可是她是灵魂状态,根本就靠近不了。

  云碧露转头看着云素霄,“先祖,我想回去。”

  云碧露用的是尊称,尊称她为先祖。

  云素霄和耶律宸相识一笑,她轻轻对云碧露道:“去吧,他在等你,以后要好好的生活。”

  接着,云碧露就感觉自己的灵魂一直飘呀飘,飘回了身体里。

  手术持续了好几个小时,她身上的子弹终于全部取出来了。

  等手术结束后,有的医生因为体力不支也晕过去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