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露撇嘴道:“说来说去,这些事还是跟皇鸣林有关,当初虽然是你执行任务,和野爪帮对峙作战,可是也是皇鸣林安排的,你只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。”

  云碧露一想到皇逸泽小时候所经历的一切,都心疼不已。

  她主动抱住皇逸泽,“以后我们过开心的生活,你也不要为过去的事情去生气了。”

  皇逸泽摸了摸云碧露的头,“若非你好好的,我真的会大开杀戮。”

  “别,冤冤相报何时了,而且我也不想让你跟个工具一样,那样只会让你的心更加的麻木。”

  顿了下,云碧露问道:“对了,皇鸣林的隐秘力量是什么?”

  皇逸泽脸色微沉,“是药人和毒人。”

  云碧露一听,全身打了个激灵,“他竟然,竟然弄了药人和毒人?”

  她是知道的,就是要各种药材和各种毒药培训出来的影卫,虽然厉害,但是那完全是不把人当人的。因为要想制作成功一个,就要有很多的试验品。

  想想,云碧露脸色就跟着发白。

  皇逸泽拍了拍云碧露的后背,“别怕,那些人都被处理了,不会出现在世界上,为害别人。”

  云碧露听着,拍了拍胸口,松了口气,“皇鸣林怎么会弄这样的一批人存在。”

  皇逸泽眼底掠过一道凉光,“南玄国的秘辛资料里有一些记载,上面有些黑野史,有如何培育这些的方法,不过如今被我烧了。”

  云碧露点头,认真道:“烧了好,烧了,世界上就不存在这些东西了。”

  说完后,云碧露想到了南玄国,眼眸一颤,将自己灵魂离开身体,梦到的那些场景那些对话告诉了皇逸泽。

  皇逸泽神色一动,“看样子,我回头要查一下南玄国的一些史料的,难道皇鸣林的异常真的跟南玄国最后一代国主有关?”

  “皇逸泽,你别不信,查一查,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的。”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紧张的样子,笑了笑,摸了摸她的头,“我不是不信,我会查一查,不过这些都不急,等你身体好了,我们先结婚。”

  云碧露脸色一红,“你怎么说起这个了?”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脸红的样子,心神一动,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,紧紧将她抱在怀里。

  他能感觉到这段时间,碧露胖了些,他内心是希望将碧露养的胖胖的。

  不过他是懂得了一些女人的想法,就是别说她们胖,一说胖,她们准说要减肥。

  “本来打算早跟你结婚的,这一下子耽误了这么久,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,让你辛苦了。”

  云碧露抓住皇逸泽的手,咬了下,“你别说这些话,我才不要听。”

  “好,这些我不说,但是,丫头,你是要嫁给我的。”

  云碧露忍不住笑了笑,撇嘴,“难道我还能嫁给别人不成?”

  “不许,只能是我,很早之前,就想赶快把你绑在身边,可是黑龙党那么多的事情,这一耽误就耽误了这么久,如今,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拦我们了,所以我想让你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