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逸泽的神态自始至终都是淡定从容的,仿佛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。

  那黑影疼痛轻了些后,他瞪大眼睛看着皇逸泽,惊的哆嗦道:“你……你是龙脉神珠体!你……你竟然吸收了龙脉神珠的力量,你……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皇甫森大惊失色,不断的自语着,完全跟疯了一样。

  龙脉神珠一直是他的执念,没想到如今完全进入了皇逸泽的身体里,还被他吸收了所有的能量。

  如此一来,他再也弄不到龙脉神珠了。

  他以为龙脉神珠就算是被吞了,也不会有所变化。

  但是他忽略了皇逸泽的体制,皇逸泽是被南玄国选中的后人,真正引领后代的继承人,带领国人重返辉煌的人。

  所以龙脉神珠也会认他为主,自然会被皇逸泽消化吸收,成为他身体的力量。

  皇逸泽也不懂什么龙脉神珠体,但是看皇甫森的样子,皇逸泽便明白,龙脉神珠可能和他融为一体了。

  “皇甫森,你是南玄国末代王者,前期政治清明,带领南玄国走入繁荣和辉煌,后期,你完全不顾南玄国的死活,暗中安排了一场属于自己的计划,更甚至利用了巫族的力量,让巫族后人被力量反噬。”

  皇甫森不可思议的看着皇逸泽,“你竟然什么都知道!”

  因为龙脉神珠再也不复存在了,皇甫森颓然的靠在那,仿佛再也没了精神。

  “你利用我父亲,无非也是为了得到龙脉神珠,我倒是奇怪,你要这龙脉神珠做什么?”

  皇甫森深看了皇逸泽一眼,笑了下,“你果然不知道,你要是知道,怎么舍得将龙脉神珠就这么浪费掉了,它可是有扭转乾坤的力量。”

  皇逸泽虽然有些诧异,但也很平淡道:“就算是有扭转乾坤的力量又如何。”

  皇甫森哼了声,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那是因为你身边有爱的人,你不稀罕它的力量,而我……我是为了……”

  为了什么,皇甫森没说下去,但是神色透着凄苦和苍凉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  皇逸泽眼底闪过一道幽光,“我一直都好奇,你执政期间,前期和后期仿佛变了一个人,原来你后期只是为了龙脉神珠扭转乾坤的力量。

  你为了这个,不惜让南玄国灭国,不惜利用整个巫族一脉。

  如今我倒是明白了,你是为情所困。”

  因为他和碧露经历了很多,所以他本身就明白感情一事到底是怎样的。

  如今他光看皇甫森的神色,再听他话中的意思,就明白了个一二。

  皇逸泽这样一说,皇甫森果然全身一颤,“你倒是聪明,果然就算是我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“不,你能创造南玄国曾经的辉煌,能力就不一般,我只是比你幸运而已,而且,你自我感觉强大,低估了我这个对手。”

  皇甫森哼了哼,“皇鸣林能有你这样的儿子也算是造化,不过他不珍惜而已,我能进入他的身体,是他自愿的,因为他心底对权利有着同样的执着,不过他后来后悔了,也没用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