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清弦神色恍惚,似有所思。

  他看了会,又轻轻的回到卧室,并没打扰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顾依依和白子寻。

  晚上有白子寻的陪伴,顾依依睡的格外安稳。

  半夜的时候,窗外下起了雨。

  如今都五月份了,快入夏了,天气说下雨就下雨,噼里啪啦的雨声打在窗户上,风透过窗缝吹了进来。

  之前顾依依睡觉的时候,白子寻故意打开了窗户的一个缝隙,是想让房间透气。

  如今下雨了,温度就降了下来,风还是有些微冷的。

  白子寻看着枕在自己胳膊上的人儿,轻轻轻轻的将她的头挪动下,想放在枕头上。

  可是顾依依就算是在睡觉,也是本能的往白子寻身上靠。

  白子寻看着固执的靠在自己怀里的人儿,失笑不已。

  他费了好大劲,才将手抽出来,没打扰到顾依依。

  他起身下床,将窗户关上了。

  转身上床后,顾依依却醒了过来。

  白子寻看着她睁着眼睛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吵醒你了?”

  顾依依摇头,“旁边没有你的气息,我就醒了。”

  “下雨了,我去关了下窗,睡吧,我就在你身边,哪里也不去。”

  顾依依重新靠上白子寻的怀里,道:“子寻,有你在身边,打雷下雨我都不怕。”

  白子寻听着这句话,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,“以后我都陪着你,可好?”

  “好。”

  这样的天气,靠在白子寻的怀里睡觉,对顾依依来说,真的别有一番感觉,格外有一种安全感。

  就仿佛外面无论风吹雨打,都有一个人为她遮风挡雨,她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怕。

  第二天顾依依醒来的时候,白子寻已经做好了饭。

  三人吃完饭,外面依然在下雨,白子寻遍给顾依依请好了假,让她不用去上课。

  以前顾依依还会坚持不要耽误了课程。

  可是如今有免费的老师,无论什么课,白子寻都能给她辅导,所以对于请假的事情,她也不那么在意。

  反正课业不会耽误的。

  但是巫清弦却坚持要离开。

  “哥,你为什么要离开?”

  顾依依很舍不得巫清弦,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。

  巫清弦也舍不得顾依依,他摸了摸顾依依的头,“依依,你有自己的生活,将你交给白子寻,我很放心,他会对你好的,他若对你不好,哥哥会将你带走的。”

  白子寻紧紧的握住顾依依的手,坚定的道:“不会的。”

  巫清弦眼中带上了一丝笑意,他自然知道白子寻不会,所以才会放心在这样的时候离开。

  “几百年前,我巫族也是有家族始地的,我有感应,如今我想回去看看,那里才是我的家。”

  “哥,可是我舍不得你。”

  巫清弦温声道:“以后并不是不见,我还会回来看你的,你还要定亲还要结婚,这些哥哥都要参与,你和白子寻两个人好好的,哥哥就不担心了。”

  兄妹两个说了好一会的话,巫清弦坚持要离开,顾依依也只能懂事的点头。

  但是她得到了哥哥的保证,会经常回来看她,她才安心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