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鸣林很无措,也不知道说什么,似乎说什么,都弥补不了给这两个孩子造成的伤害。

  他眼中带泪看着自己的儿子,这是他的儿子呀!

  当父亲的哪有不喜欢儿子的,只不过年轻的时候被蒙蔽了眼睛。

  上了岁数后,想靠近,却靠近不了了。

  要是可以选择,他什么也不要,只要一家三口好好的,他会做一个好父亲的。

  可是这些话,他说不出口了,因为他明白自己没资格说了。

  “咳咳……逸泽,爸爸希望你幸福。”

  只要儿子幸福就好,能弥补他心中的一些遗憾。

  他现在想想,其实挺感激碧露那孩子的存在。

  他自己的身体他知道,以后不能看着儿子陪着儿子了,有碧露那孩子陪着儿子,他也就放心了。

  皇逸泽沉声道:“我的选择和你不一样,我最重要的是家人,而不是权利,拥有权利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家人,而不是伤害爱的人和亲人。”

  听着皇逸泽这句话,皇鸣林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打脸了,羞愧的低着头,再不敢说一句话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皇逸泽担心皇鸣林再寻死,开口道:“你的命也是我费力救回来的,死便宜你了,你就好好活着,我没说让你怎么着,你连死都不能。”

  皇逸泽虽然别扭的说了这样一句话,但是皇鸣林仔细回味后,还是很开心。

  是不是说明,他儿子还是有一丝在乎他的?

  他很激动很开心。

  当天晚上,还多喝了一碗粥。

  他每天都会让让人给他拿报纸看,他看到报纸上对儿子的称颂,就会特别开心。

  他会非常骄傲,因为这是他的儿子。

  当然报纸上也有很多对他抨击的言论,他不在乎,仿佛说的不是他一样。

  如果他的作用是衬托他儿子的,他也会很高兴的。

  皇鸣林在医院里住着,一开始也会去院子里转转,但是大家都隔着他远远的,他也没个朋友。

  后来大家看他不像外面说的那样,也渐渐的愿意跟他说话。

  皇鸣林跟人聊天的话题,总是会说,“我儿子,我儿媳妇……”

  说起来,都骄傲的不行。

  “我儿子别看他高冷,其实可体贴了,以前在晚都回来陪我吃饭……

  我儿媳妇这个人可贤惠了,也特别孝顺……”

  皇鸣林每天的表现,也都会有人跟皇逸泽汇报。

  皇逸泽不知道如何和这个父亲相处,他在记事后,就没有怎么和父亲好好相处的经历。

  那种平常人家,父子之间相处的和谐欢笑场景,他的记忆力没有。

  所以他和皇鸣林就这样不尴不尬的相处着,也算是异样的和谐。

  皇逸泽将婚礼的所有事情都准备好了后,请帖也都准备好了,就差写上具体日期了。

  对于具体日期,他还是要征求碧露的意见,当然更是要征求碧露家人的意见。

  算算时间,碧露回云家也有一个月了。

  皇逸泽对碧露也是特别的思念,有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,半夜会惊醒过来,看着床边没人,他就再也睡不着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