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都知道,苏冷寒心中有他自己的执念,别人劝也是没用的。

  谢黎墨是不愿意碧雪去想别人的事情,他的占有欲很浓很强。

  云碧露自然会察言观色,赶快转移了话题。

  她也赶快的去试穿衣服和首饰。

  大家看着,都觉得很美,赞不绝口。

  云碧雪一下子被妹妹的美惊艳住了,“碧露,皇逸泽这是按照南玄国的国礼来迎娶你的,你看你头饰都是南玄国历代皇后才能用的凤饰,还有你裙摆上的花纹,都很美,这些在几百年前都很讲究。”

  云碧露也是很喜欢皇逸泽给她准备的礼服。

  晚上一大家子吃一顿丰盛的晚饭。

  玉琴就让碧露早点去睡,因为第二天三点多就要起来,要梳妆打扮,能早点别晚了。

  可是云碧露回到房间,真的睡不着。

  她突然就有一种特别紧张的感觉,紧张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小期待。

  云碧雪去碧露房间,本来想看看她,却被碧露拉着说这说那的。

  看着碧露紧张的样子,云碧雪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“姐,你当时也这么紧张吗?”

  “嗯都会紧张的,你深呼吸,早点睡。”

  云碧露抱着云碧雪的胳膊,“姐,我可能一晚上都睡不着了。”

  “用不用给你吃点帮助睡眠的药?”

  云碧露摇头,“这么重要的一个晚上,我才不要吃药。”

  在云碧露缠着下,云碧雪一晚上都陪着碧露,两姐妹躺在一张床上,说说话,最后也睡着了。

  谢黎墨头疼的看着诺大的床,今晚看样子他要“独守空房”了。

  没碧雪在身边,他还真是难以入睡。

  只能去孩子们的房间,和孩子们一起入睡了。

  ……

  黑龙党

  皇逸泽也是睡不着,站在窗边,看着夜色,心跳有些快。

  想他以前无论出什么任务,都没这种睡不着的情况。

  他看着月亮,看着钟表的时间,有一种很深的期待感,明天,碧露就是他的新娘了。

  以后,他和碧露就是夫妻,全世界公认的夫妻,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无论是黑龙党中心处,还是宁安市的云家,都放起了鞭炮。

  周围的地面也都红毯遍地,红色漂亮的灯笼挂起,就连树上也是七色的小灯笼。

  天还没有完全亮,红色就仿佛照亮了朦胧的天空,带着喜庆的氛围。

  皇逸泽一早也就收拾好了自己,带着伴郎们,穿着西装的影卫们,坐上了飞机,前往宁安市云家接碧露。

  云碧露一大早也是早早的就穿好衣服化好妆容。

  她看着镜子中美丽的自己,含蓄的一笑,眉眼弯弯,都是幸福的笑容。

  她和皇逸泽恋爱了这么长时间,可是今日,却让她有一种刚恋爱悸动的感觉。

  这一天,几乎成了宁安市的盛事。

  云家大手笔,在街道的周围开了流水桌宴,很多观礼的客人就在街道两旁的桌子上吃饭,等着新郎来接新娘。

  这一天,整个宁安市都在为云家行方便。

  这周围街道都被封锁起来了,所有的车辆都不能通行,就算是客人也只能远远的停车,步行进入红毯遍地的喜庆之地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